SIN与兔子精的离奇事件簿2.SIN与跳下自行车向它搭讪的中年妇女

事情是这样的。SIN对兔子精说,人的一生中总有受到搭讪的时候,即时你长的没我有看头,钱包也没我的厚。 事情是这样的。SIN对兔子精说,我最讨厌迎面有个人来忽然问我的路,问就问吧,可明明我这个路痴用百分之二百的经历为你考虑路线图告诉你怎么走是捷径,怎么走才能避开城管大叔才能多遇到几个美女才能少走23步半的时候,你却一点也不care我说的内容。 事情是这样的。SIN对兔子精说,我最讨厌迎面有个人来忽然问我路,我回答完后他就说他来北京丢钱包了能不能帮他,我kao!兔子精,为什么我老碰到这样的人?你睁开眼看看我,我是那种厚德载物的人吗?我是那种看起来傻不拉唧的人吗? 事情是这样的。兔子精用无比关切和忧愁的眼神看着SIN说,人生,难免有被人误解的时候。我相信只要你持续绵长的努力,终有一天,你会被真正的坏人以邪恶的目的搭讪的。 今天有个中年妇女跟我搭讪了。SIN几天后以无比油头油脸的姿态端坐在电脑前说对兔子精说。那个时候SIN穿着立领七匹狼男装双面夹克的知性成熟职业面儿,立着领儿仿佛是高仓健。 高仓健是谁?哦我先接着说那个中年妇女。今天我下班的时候恍恍惚惚的回家,在月朗星稀的路面上,在北京高楼大厦间的城中村里,在距离酸枣山香马路还有140公分的地方,有28永久自行车从我背后开来,车上还按着山寨自制车头灯。车上的不算妖娆不算性感,不算美艳不算杀很大的中年妇女把腿一扬,屁股蛋子一撅就下了车问我,片儿要吗盘要吗碟要吗? 你简直不能12分的了解我的心情,你知道吗我终于被人以对待流氓小混混的思维对待了,你知道吗这种抱孩子哺乳期妇女一般都是在中关村活动的可今天专门为了我来到了这里,还骑着我最爱的永久自行车,车头灯别提有多亮堂了!我当时简直兴奋的以我小宇宙爆发的力气哼哼了一声,啊???就把那妇女的大屁股蛋子漂移回到坐垫儿上了,飞也似的夹着尾巴跑掉了。他的脱离现场完全不能减除我High爆的心情,我当时就一身轻松,仿佛小肚子上的肉连同肠子里的宿便一起拉到了马桶盖子上一样。当时我就以劳动人民的心态唱出我心中的无边伟岸的心情,我唱黑又黑又黑又黑姑娘!你在我身上挖了个洞啊挖了个洞!黑又黑又黑又黑姑娘!你在我身上挖了个洞啊挖了个洞! 兔子精听完,吃了口李师傅方便面对着镜子上的口红印说,人生,难免有被人误解的时候。面对人生的种种意外和不解,只好对你说,操!尽管放马子过来吧!

SIN与兔子精的离奇事件簿1.超级夏天的雨边儿

兔子精说下雨的时候千万不要带雨伞出门,名叫SIN的我说你放屁。 下雨的时候没法不带雨伞出门。如果雨下的很大的话,我会在5秒钟内被淋湿,淋湿的衣服还要重新洗,再烘干,比起撑雨伞来说,这太费神费时。如果雨下的很小的话,我会习惯性的皱眉头在雨里走,皱眉头皱习惯了就会出现皱纹,我这个正当好少年的家伙光景如果出现皱纹的话,会吓到小孩子,会影响到祖国花朵的未来,没公德心。 兔子精对我说过很多话,靠谱的话和不靠谱的话我一下子就能分清楚,而唯独这句话我实在搞不清楚是靠谱呢还是不靠谱。所以下雨的时候我总是看着窗户外面的雨再看看身边的雨伞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出门。兔子精已经失踪三个月了,这三个月里一直下雨:白天下雨,夜里晴天;或者夜里下雨,白天晴天,这两种方式以某种难以把握的规律轮换着来。 每次下雨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我只好不出门。不出门的好处是我可以不必考虑到底是不是打伞,不出门的坏处是我冰箱里的菜全吃完了,菜吃完了如果兔子精突然出现的话,他就会被饿死,被饿死了我就没兔子精跟我说话了。 这是下雨就凉爽不下雨就炎热的超级夏天。超级夏天的意思是你无论如何都要尽量减少出门。当轮到夜里下雨白天不下雨的时候,我看到外面大大的太阳晃得我眼球发黄。我预感兔子精要在不久的将来再次出现,所以我咬紧牙关准备出门买吃的。 这个超级夏天把我培养成超级宅男。超级宅男的意思就是我出门前的时候忘记了我本来出门前应该做的事情。比如我拿了钥匙就忘了穿鞋子,穿了鞋子就忘了取包包,取了包包就忘了带钱夹,带了钱夹就忘了锁门。 当我忘了锁门的时候兔子精就以相当极端的方式出现了。兔子精头上顶了两箱李师傅方便面出现在我面前。兔子精和失踪了三个月前的兔子精丝毫不差。兔子精挥着脑袋上的汗珠子说,糖你下雨的时候出门了吗,出门的时候打雨伞了吗。我先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SIN被超级夏天磨砺了三个月后,依然脱胎换骨成丢三落四的超级宅男了。 兔子精说你把这方便面收起来,然后咱们一起出去,我告诉你为啥下雨的时候不带雨伞。 我说好,我说但是现在是大太阳啊。但我觉得这次兔子精挺靠谱的,因为兔子精三个月没见我了,他一定积累了很多靠谱的话所以需要一次大爆发。 兔子精说,我们去酸枣山后面的香马路上去。 我装作没有忘记锁门的样子屁颠屁颠的跟着兔子精往外走。我们到香马路的时候,乌云开始从酸枣山前涌来。 兔子精擦了一根烟坐在香马路沿儿上对我说,快,过来陪我等着。 酸枣山前的大雨慢慢涌来的时候,点着烟的兔子精在哼哼唧唧着小曲儿。我听到小曲儿是这么样的,说爱我说爱我说爱我,我在十二点三十分的时候看到了乌云压阵,我在十二点三十二分的时候看到了面前的雨,说爱我说爱我说爱我。 过一分半钟的时候,兔子精说你看过雨边儿吗?我说啥叫雨边儿啊?兔子精说就是你站雨边儿上,一边衣服湿漉漉一边衣服干噌噌的。 再过半分钟的时候,兔子精让我站起来学螃蟹横着走十三步半。我拍拍屁股站起来,学着螃蟹横着走了十三步半。到第十三步半的时候我发现左侧的衣服唰的湿了,右边儿还干噌噌的。兔子精气吐河山的跟我说,瞧,我就说下雨的时候别带雨伞吧,你瞧这事儿多好玩儿。 我一边点头一边装作不屑的样子说你失踪了三个月就是为了找这雨边儿啊?兔子精用鞋子搓灭了烟头说,不是,我跑了三个月的时间跟了个高手学了一肚子的冷笑话准备回头跟我妈显摆让她老人家不要在做饭的时候让我剥蒜瓣儿。要不我先给你说一个吧,说有一只小鸡破壳而出的时候,正好有一只乌龟从它眼前走过去,于是它就顶着身上的鸡蛋壳过了一辈子。哈哈冷吧。 说完兔子精也拍拍屁股站了起来,还甩了甩身子说,走,咱们沿着雨边儿回去泡李师傅方便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