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必胜客晚上好伦哥刷夜麦乐迪

中午必胜客晚上好伦哥刷夜麦乐迪

回屋睡到5点半随便上上网 然后难过和寂寞

可能是话筒特适合我的声音 所以唱的连我自己都惊讶为啥音很好 引得了大家的鼓掌+喝彩 我摆摆手说困了我睡觉了 就倒头不起

只是我太喜欢那首歌 我悲伤所以我唱了 之后你又点 点了又唱又悲伤

可惜不是我 陪你到最后

像中年夫妇一样晚饭后并排坐在沙发看电视

这几天醒着的时候一直处于混沌状态,比如走路的时候可以闭上眼睛走上好几步才再打开眼睛看看路况,在地铁里扶着一根柱子就能真的睡着,剪头发的时候被吹风的热气烫到一下才意识到已经剪好了,吃饭的时候吃完了却不知道吃了什么,吃完了才知道肚子不饿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也许是因为睡眠一直不好,所以昨天深夜里有点对不起chong同学因为他说了什么话其实应该很好玩的,却没激起我的兴奋点。

去wx,吃她做的菜,好久没见到她了,感觉很亲切,做的菜其实很好吃,除了她口中所说的唯一好吃的排骨汤之外,估计她知道我的想法后会很汗吧。和她一起在空无人的房间里吃饭的感觉很特别,我是第一次见到她炒菜的样子,她也是第一次看到我刷完的样子吧。吃完饭后,一起并排坐着看电视里的人,像中年夫妇。只是我们很8的评判电视里出现的人,完全没顾及电视里到底在播放什么。

很忙的事情终于结束,折腾了几个月,越来越觉得是我自娱自乐。从订候选到票选到最终获奖人,我的决定因素显然占了95%以上,请了获奖的人参会,告诉他们我们的评选是多么多么科学有力权威可信,相互捧臭脚,并迷失自我。

忽然不上豆瓣了,真奇怪。我会因为一两个人就天天去,也会因为一两个人就很少很少去。是不是换谁都这样呢。

晚上办公室聚餐,步行走了一站地,看到公交车站等车的某人,他显然看见我了,只是我不想看见他,于是装作和身边的同事打情骂俏翩翩的走过,用余光看到他转身看我们,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搭理他。

最近遇见很多奇怪的事情,比如看见一起呆过几天的强受,又强势的领着另外一个弱攻飘飘然从我面前走过;比如和朋友喝冷饮的时候,看见窗户外面好久不见的不可能在那出现的P;比如在大北窑南公交车站看到我死了几年的高中同桌,他还盯着我看了一分多钟。

忙碌的时候不会思考啥,不会思考从这儿到紫竹桥北到底该怎么换车,不会思考剪头发的会员卡里的钱怎么才能早点花掉,不会思考上哪儿找交通发票。只是,怎么就那么没自我呢。

哦对了,忙的结果是,有点小钱了,可以买某物某物和某物了呢。还是说再等等?

今日

没想到会把巴黎我爱你看上第二遍,竟然还是在放映厅里放的。
陈会计说这个放映厅是放胶片的,而今天却是放DVD,所以给票价打了半价,才10块钱。
电影是有好多个小故事构成的,我最喜欢的小故事是,那个中年女邮递员学了法语来到法国旅游,整个故事都是她用拙劣的法语做画外音。说她的生活说他到法国的见闻等等。这是中年妇女的新的简单生活。使用不熟悉的语言似乎就可以让思维也变的单纯。显然是受伤过,于是没有目标理想和信仰,只是学一门外语做简单的事情。

人到中年却开始生活单纯简单。太值得悲哀,太值得厌世。

看完电影出门,路过DS,看到大街上迎面而来的各种G,我和陈会计都对此毫无思维。在快到地铁站的时候收到松鼠的信息说他在也在东四附近要和谁谁夜游,问我一同吗,我说我也在那于是就碰面了。可是我不知道太晚了我该怎么回去,正抉择中,松鼠说其实我就是礼貌性的问问你,怕你会怪我和那谁谁活动没找你。我!不!会!的!于是就立即回去了。

又收到XX的短信说,你博客里是说我的吗?后来上了msn才知道原来他喜欢上jyr了。说实在的,这事儿我早就有预感,觉得他肯定会喜欢他,我从开始都觉得他们很合适。可是没想到会那么快。哎,为啥要让我知道我不想知道的事情。

xx现在是还没见到他就哈他。跟当初我对他的那感觉一样。可是当初他说我这一点上很90后,没见面就哈,多盲目啊。现在您拿这句话说你自己吧。

xx很多对我说的语言仔细想想都很没原则性的逻辑,比如不要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啊,不要太直接了啊等等。其实什么都不怪,就怪我不招他喜欢而已,扯别的没用。

还跟爸爸妈妈通了个电话,让我很生气。事情是这样的,爸爸来北京时候见了两个他的中学同学,在京混的不错,都是个像模像样的官儿,然后他们两家各自有个女儿,都和我同龄,我爸爸就让我和他们俩处处招个女朋友。他说的很明显,说对方家庭条件好,人家爸爸好,净买房就可以省很多钱。

可这俩女的是一对傻妞儿,长的还很一般。我妈妈在电话那头生气的说,你以为你条件很好吗,你个乡里来的,没人比你条件再差的了!

我!操!

绝望

对一个人的彻底绝望,绝对不是因为他对你说了什么狠心狠毒断肠决绝的话,总有你自己心中虚幻出来各种原因来作为充分理由。却是最为简单的一句话会让你彻底彻底失望。

地震那天,收到那个只在换号码和过年的时候才给我发信息的人的信息。他说,地震了 好爽啊 不用上班了 嘿嘿。我终于才找出他的手机号,查了手机归属地,知道是原来他毕业后就一直呆在重庆了。

每年生日的时候我都给他发邮件,但从来没见回复。后来终于有机会发信息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都收到了,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所以就对他彻底绝望。

想想还挺感动的

W同学显然被这个地震搞的有点儿心理负担,看到她qq留言时候我整个被雷到了,不过还挺感动的

有一个消息,似乎没有宣传
我看的是李承鹏的博客
他去了北川
说汶川十几天前有过小地震.
北京到现在已经两次小地震了.
从二点九到三点多.
下一次真不知道是多少.
(她意思是先有小地震然后必然有大地震)
如果出事了,你没有人陪的话,来紫竹院找我
我跟***还有**约好在紫竹院南门见
我觉得我们几个总有活下来的.

您好,我这依然是您的北京交通台

昨天下午下班后我匆匆吃了饭就倒床睡了,睡前看了表,才5点三十多分,某与某等人都还没下班嗯。可是我太困了,只是想到了这,我就立即睡着了。睡到天昏地暗,醒来时候,屋子里黑黑的,外面悄悄的,仿佛一场地震一场瘟疫一场动荡刚刚结束,而我是个苟且者幸存而已。只记得睡醒前梦中的最后一个景象,我遇见一个不是你却和你非常非常像的人。然后就没了。

人类就是有对黑暗恐惧的基因,黑暗会让人精神错乱内分泌失调心理防线崩溃。对着耀眼的显示屏可以做无数事情而目无表情心无杂想,可以随意看你的豆瓣广播看你关注什么,可是下了线上了床闭了眼睛天黑下来后就千头万绪的涌上来,发短信打飞机都不灵。

我和w同学和谐的暗中关注的一对情侣终于在一年纪念日的时候宣布散伙,我问w,这到底什么意思啊,w她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这么些个天的他们的文字甜美甜蜜或者露骨高H,都没个垃圾用。单身的人或者求爱不得的人又有个有力佐证来证明恋个爱的结果还不是最终单身,酸葡萄甜了。

我跟我的直男偶像说,偶像,快给我力量。过了几分钟,他在msn里说,我来了!我说快亲我一下,他就发了个嘴唇的表情,然后问,你咋了?我说我咋了咋了。然后就没了。偶像,你的作用已经发挥了,太感谢您了。

其实,我记得当初我是有北京交通台的功能的,是打车的好伙伴,可是现在我这个频率显然被屏蔽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显然觉得身边的一切都让我不爽,想离职想休假想对着电话另一边的狗日的忽然换个腔调对他们破口大骂想顶撞上司想对同事吵吵想起身抄个家伙把电脑给打了。

好吧,这些我都不会做,我还是会乖乖的打电话偷闲看我的豆瓣友邻广播,over。

在生命中自娱自乐纠结不止

我显然仍然沉迷于这么个人。我每天都想给他发信息,发几百条都不嫌多,我每天都想给他打电话,或者等他给我打电话,像见面前那样。可显然不会了,于是就又忍着不做联系,怕烦到他惹到他打扰到他。 我有时候想跟他说清楚,请他原谅我隔一天就会用手机跟他联系一下,我就是喜欢就是沉迷,我已经忍到了两天才联系他一次了就请他赏脸假装热情的样子回复一下我好吧。 我像同窗会里喜欢男一号的那个小男一样,开始模拟跟他打电话时候的情景:嘿,干嘛呢,呵呵,对啊,没事儿,好的,嗯先这样吧,好的再见。说什么,说哪句,什么口气,想好了,又不敢打了。 我也不敢上msn,我怕见到他。他上线了,又不敢说上一两句话,怕没话题就会尴尬。忽然有了话题有发现他是离开状态或者忙碌状态,就又不敢跟他说。终于敢跟他搭讪一句,问他怎么还不睡,他也不爱说什么话,不爱回复,所以又怕自己难过,就还是不敢和他接着说话。若他不上线了,又在想他去哪儿了呢,怎么不在呢,肯定和他喜欢的人一起玩儿了吧云云。他回复很冷我就心情极度不好,他说一句软话我就拨云见日。 我在热闹的场合会忽然静下来,觉得特寂寞,手痒痒的又想给他发信息,说我在干什么,这里那么闹,我却在想谁。 我想跟你说的太多:我爸爸来了,我吃饭喝酒喝多了,我在地铁里见到了一对外国gay,我又起了颗痘痘,你为啥不喜欢我呢,你跟我说说我哪儿不好吧,天昏地暗忽然下雨了,我忽然想到可以给你送个儿童节礼物,那个巫毒娃娃我送给我的好朋友了,一号线人真多挤死了,鸟巢长得真难看啊,看着个人和你气质差不多的,你以后找着BF了一定要告诉我啊我就不这么想你了,我想去买个面膜,他带了土特产你要不要,你怎么还不睡,在干吗,我真讨厌我身旁的那人,杯子坏了。

写的如此混乱,所以,我果然在自娱自乐中纠结不止。这生命太枉然,所以我太过自娱自乐。

他五一忽然来京,让我有了很多事情可做。去火车站接他前,收到她的信息说,他病了躺了两天,让他多休息吧。可是他看到我的时候还是忽然眉开眼笑,比初夏的阳光还要温暖。

现在我和他的关系其实很尴尬,似乎是处于他衰弱而我即将处于优势地位的事情,却依然还是对他言听计从,每一个小的决定都要听从他的,即使我知道换一种方式肯定会更好一些。在这个年龄段的人,也许都会想力图维护自己的权威性,所以我不破坏。

和他一起吃饭的最大遗憾是我陪不了他喝酒,我实在不胜酒力,我喝一口啤酒就开始脸红,红的仿佛我随时都会醉倒的样子。我带他去吃一家很有意思的菜馆,他也觉得有意思,不停的说,呦,呦。

当天晚上他的老同学就请他和我一起去吃饭,他们几位几十年没见的同学在刚见的时候显然有些生疏有些不知所措。他更不是个交际高手,有些窘迫。几杯酒下肚,他们就终于谈吐自若,说着旧时旧事,说着现状过程,说着失败伟大,说着未来,说着我们。他的同学要和他一下喝掉半个玻璃杯的白酒,我有些心疼,站起来示意他把酒给我,他对我挥挥手,随即喝的一干二净。为了我的未来而重拾的几十年的旧交。

第二日去世界公园。我很不习惯看到他坐公共交通,在人群中挤来挤去,让我有些不舍得,但他第二日显然就已经习惯了这个大城市的奔波,知道该在哪儿转车,是该挤车还是该等座位。在公园里看到某个所谓的新式电影放映,其实就是让人们在看电影的时候椅子随着电影情节而晃动,显得有些神奇。可是公告上说到50岁以上的老人请根据身体情况观看的字样显然惹到了他。他问我说,50岁以上就是老人了吗,我笑说这是以前的标准了。他果然在看完电影后显示出不屑的表情,随即对我说,我就喜欢刺激,咱们去玩儿那个过山的矿车吧。我笑着故意装作不敢的样子说,别别,我怕,要玩你玩。于是他果然显出骄傲的神情,这让我很开心。

第三日我们都很累,于是想着去个小一点的地方玩。我说那去看大观园吧,还能听相声。结果昏天暗地的雨却影响了整个气氛。这是今年北京最大的雨了,却赶上和他一起在雨中走路,躲避过往车辆飞溅出的泥水,小心翼翼的踩着干净的地面走路,并唏嘘着说怎么那么冷。

怎么那么冷怎么那么冷,可是有他在身旁,在身旁陪我一起度过那么冷的天气,就是美好。

大观园里的很多道路都漫着水,我故意装作很有兴致的样子逛,他显然已经冷的够呛,纯属陪我玩,到一个地方,便说这是谁谁谁住的地方吧,拍照吗,好的,走吧。迅速的逛完后就决定回到住地添衣服。

在地铁口的时候,地下有明显的暖流涌上来,他说好暖。我其实很想告诉他,我就是那么的喜欢这种地铁的味道,让人觉得温暖。在这么大的城市里生活了那么多年,总有冰冷寂寞的时候,这么一点点的温暖总会让我忽然变得好过。但我始终没有说。和他一起感受这城市的一丝温暖,也就够了。

第四日他返程。中午的时候到达地铁站。我去给他买吉野家。但是我没告诉他那是日本饭,如果说了,也许他还会抵日而不吃吧。他就是这样,依然有一些孩子气在。

很多事情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可是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少。在检票口他回头,向我招手。就好像每次我离家的时候,在检票口向深夜里送我的他招手一样。我和他交流不多,谈话很少,招手就够了。

我喜欢微笑着向他招手,有些事情,我不说,希望你也能明白。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跟你说这么一句话:谢谢。

我特感动,特想把自己的事儿说给你听

你吃什么,吃菜吃饭还是吃麦当劳什么的?
好久没见的已经工作的中学同学来北京培训于是就能见上一面。这和大学聚会重新见面的情景一点也不一样,没有什么寒暄相互吹捧,只是说了一句,H啊,你现在还跟以前那味儿一样。这是家乡话里经常说的一句话,没有普通话里说起来的那么暧昧,虽然我乍一听还是不那么习惯。那么我呢?我说,也还好啊。

我说我不想吃那些个垃圾食品也吃不饱,你来了我做东我请你吃吧。你说,不,我们单位发了餐票周边的饭店可以随便吃我请你吧。

我知道你不能吃辣的湘菜然后你又不要吃麦当劳什么的,所以我就带你来这里了。我们吃什么?我们吃条鱼吧,小姐,有小一点的鱼吗给我们来一条。你还吃什么?要不我们吃牛蛙吧,小姐来盘刀拍黄瓜,黄桃,干煸豆角。小姐,牛蛙辣吗?行,先就这些吧,凉菜给我们上快点儿。哎,你喝啥?喝啤酒还是喝可乐?哦,行,小姐,来瓶大可乐吧。

这餐具是消毒的吧?付费的吧?来,咱们用了。

我没有多说什么,于是话题全是他找到的。他说,嗯,还好,你还没变,还那味儿。嗯,你以后准备干嘛?嗯,我现在这个新的公司其实挺好的,比以前有发展机会。女朋友呢?

我这时候才仔细打量我的这个据说是我初中最好的铁三角之一的当时又高大粗壮又黑猛的哥们,现在没有我高了,眼睛因为下垂的眼袋而显得小了,有抬头纹了,变瘦了。

环境很吵,所以其实他说话我有一般都是听不清楚的,所以只是随意的接话。接话。然后忽然听到他说。

真好你能来,我今天可以不会一个人。我说你同事不都在吗。你摇头。

你说,来喝一个,今天是我的阳历本命年24岁生日,谢谢你陪我,也就你陪我。

吃完饭我解下我手机上的巫毒娃娃,这个我挑到的唯一的一个可以保佑工作高效的娃娃。我说这个我也是昨天才开始带,所以还算新,就给你吧。这个是巫毒娃娃,作用是。你似乎并没有听清楚我的话,而是高兴的接过来,说谢谢谢谢。

于是我的三个巫毒娃娃都没有了。一个是偷心的娃娃,本以为我能偷了他的心,结果似乎恰好相反。一个是让工作狂狮子工作有条不紊的娃娃。还有一个就是现在这个。真是都落到了好人家。

在地铁里收到短信,我回复说,嗯。他又回复说,在外面混都挺不容易的,哥们加油吧。我回复说,好。

我似乎没有更多的话来回应。其实你说今天是你生日的那一刻我特感动,特想把自己的事儿说给你听,但还是噎在了嗓子眼里。

再见。

1你没错什么 2没机会 3乐意 4不用还

1你没错什么2没机会3乐意4不用还

狮子说一不二,所以想问为啥没机会也肯定得不到个啥答案,还不如自己跟自己纠结不打扰人家。

不行再跑呗,再不行就找女人呗。

只是我真是后悔死了那个决定,虽然能说出个千千万个理由去支撑,可除了萌上了人家身上的味道其他没有,自己还变得特淫乱的样子把事儿给弄恶心了。

我们是异类,请不要打扰我们。

《立春》这个电影显然是渲染了小城市里的几个异类,唱美声的,做播音的,画油画的,跳芭蕾的,都是多么的和生活格格不入啊。“我以为时间久了这个城市就能包容我习惯我,没想到我还是很多人喉咙中的鱼骨头。”

唱美声的王彩玲穿着自己缝制的演出服自杀了一次,未遂。喜欢她的那个做播音的男人为了她而瞎了眼睛。跳芭蕾的娘娘腔明明是个gay,却为了让世俗包容他而故意性骚扰了他的一个学生。

唱美声的王彩玲和跳芭蕾的娘娘腔在某次演出中偶遇,相互早有耳闻而最终得见,相互因为同被外人视作怪人异类而理解相互支持,却不能相互帮助。性骚扰案发后,他就自然而然的进入了监狱。在监狱里,唱美声的王彩玲探他。他微笑着踮着脚尖旋转了一圈,王彩玲失声痛哭掩面而去,他呆着微笑的脸还没收好,手就乖乖的伸出来,等着警察重新关押了他。

画油画的最终归属了这个世俗的世界,做了最世俗的婚介骗子行业,西装革履油光闪闪而又总有被他骗了的人过街喊打。可曾想,他当初竟是会因为喝醉了酒而和仰慕他的王彩玲上了床就恼羞成怒,觉得那是王彩玲在强奸他。王彩玲唯一的爱情对象终于变成了非异类,在芸芸众生中大喘气儿,当王彩玲买了根炸鸡翅在路上边走边啃的时候,她听到了熟悉的人的声音,但她却决然想不到那会是曾经没有女模特而羞答答的求她的画油画的男人。

王彩玲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她也动过情想着土法子去美容去婚介。她也不是就喜欢孤身一人:在春节那日再晚也会回老家看年迈的父母,在新年第二日看着年迈的老母亲颤悠悠的手撑着鞭炮杆子放着,她也会感动的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说一句新年好;她也在这个她不愿意有感情的城市里动了情;她最终还是领养了个兔唇女儿,带她玩,带她到去看北京天安门。

电影里也有很多普通人,专门给人搞北京户口的人,被老公骗了的年轻邻居,装作癌症骗王彩玲帮她的年轻唱歌女,以及王彩玲一直无法直面的父母。这些人王彩玲都经历过,王彩玲在和这些普通人打交道的时候显然很不顺手,她搞不定他们,她总是玩儿不过他们。

说到gay,也许其实我们都是异类。一种形式和另一种形式的区别而已,矫情而缺乏安全感,相互不能扶持却极容易相互伤害。看不到感情上的希望和未来,只等着那些正常人把自己当作垫背儿。所以,我知道我很丑我的脸上有斑点有疙瘩,但那就这样吧,求你们别伤害我,别打搅我,让我好好的,我一个人也还能好好的。

我们就歌唱着轰然驶向未来。一个只属于你我的未来。

“我们就歌唱着轰然驶向未来。一个只属于你我的未来。”

于是,从深层次上说,我们对于Gay的如何生成不得而知。为啥那么不切合实际的做爱方式能够产生情愫。所以也许Gay的情愫的产生是超越了弗洛伊德的一切欲望源自性欲之一说。

于是,我忽然想到关于对写作的说辞。说我们吃饭睡觉是自己的事情,看书谈恋爱是自己的事情,写字是自己的事情。于是写字成了宣泄而毫无眷顾,很容易走形而无意义,很容易丧失责任感而随时代的大浪淘沙而死去。

于是,我说了一段又说了一段我不太明白的话。

其实事情很简单,我又想那谁谁谁了。我们gay应该都曾梦想过某年里遇见个好朋友好哥们,一起玩耍一起长大,相互照顾相互吃醋。我们的这个好哥们在我们的装逼与矫揉造作中最终没有出现,于是性取向就变了。

我多么希望也能和你一起走啊走,走掉一段又一段漆黑的没人能走完的路,一直走到太阳东方红,一直走到山也斜了水也开了,一直走到我们看到了奇怪的人一起猜想他们走来走去时候心里在想什么,一直走到整个地平线上满是飞舞的鸟儿,蓝天白云里满是我们数来数去的飞机拉出来的白杠杠儿。

我成绩好所以我教你英语算术吧,你逻辑好教我怎么搭积木通关超级玛丽吧。
我手指比较修长我给你挠痒痒吧,你个头比较高你帮我够书架顶上的鸡毛掸子吧。

耽美

80分那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在床上。他说你在干嘛呢我在红领巾大街。我说我在睡觉呢。他说我到你那我请你吃饭吧。我这的地盘其实是他的老地盘,所以来了吃啥有啥吃的还是他说的算。可是他说的确实很算,每次都吃的不错。
韩国菜做的便宜而好吃,饭桌上80分边咂吧咂吧嘴边看帅哥虽然比他帅的人已经不多了,并一边说自己是多么的不开花不结果。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刚睡醒的眼睛还很惺忪,也不愿清醒。
吃完了他就回去,他来了就是请我吃顿饭,我也没有什么理由或者需要的留他或者陪他玩儿一会儿。有些朋友是可以一起吃饭的却不能一起玩儿,不然会显得很尴尬。有些朋友是可以一起晚上逛街还能稍稍拍拍彼此的肩的,有些朋友就必须白天出门一起找便宜货。
就是这样。

我跟大妈说,我和GK同学的聊天记录还挺耽美的。
耽美这词儿也许只有同人女才能真正了解。所以我只能将就觉得是这样。我就是觉得暖洋洋的让人的肋骨松松的很安心。我挺珍惜他的,以后要是能在一个城市,一定跟他轰轰烈烈一下。
晚上我问G同学怎么退了,他说找到了就退了,我说那么快啊,他说,我恨你。
这样平白无故的对白总是让人感觉到从手里心里脚板里的冷。比今天北京下的雨带来的寒冷要强劲多了。

某同学给我msn留言说,疯狂游戏的最后一集,也太感人了。
BL广播剧这种大妈带给我的艺术形式我简直太喜欢了,而最喜欢的还是疯狂游戏。所以,我耽美了。耽美能不能把我从gay转变为同人男然后回归到直男行列中去呢?好吧我瞎说的。

爱情不论到来不到来,自己都没底儿。还怕。也不知道怕啥,太不着调了。

工作上,得到了领导的表扬,无它。

我怕你看不到我年轻时候的样子了,我该怎么办。

很久没有听到如此触碰我内心感动点的歌曲了。我一遍又一遍的听着,脑袋里全是你。

深夜里我给你发信息,我先写了一条。说:比起高中,我头发长了,个子还搞了点,矫正了牙齿,懂得按自己的方式穿衣,知道了身为gay该做什么。我快24了,我一天天变老,我怕你看不到我年轻时候的样子了,我该怎么办。

我想了想,删除了,又写了一条,说:听听林宥嘉的背影吧。

点下发送键的时候,我知道这是一条肯定等不到回复的信息。

早上醒来果然不见回应。已经很久了,你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和换号码的时候才给我发信息。

First Ta

过很久才敢偷偷的看你的Qzone一次。我真羡慕你的她。

《回家》2007年2月7日 17时47分12秒

可能是所能拥有的最后一个长假了
今天电话妈妈
说家里要下雪了
心想要是在家该有多好

宝贝亦喜欢雪 只是怕冷
我想 要是真能下雪
她会欢喜前者
北方长大的孩子可能总是不能习惯没有雪的冬天

以前一个朋友说起 不怎喜欢
因为怕看到雪融化时的丑陋
我想他是个完美主义者
其实 他是太喜欢了 才开始讨厌
听起来有些矛盾

宝贝要在我回家后的两天才回来
还要多请那么几天假
工作了 生活会不一样
爸爸说我们没有结婚就在一起
会被人家笑话
我对宝贝提起时 她急忙说 回家住在同学家
我知道她只是想和我在一起
有时 她的想法与我那么相似
可是人言可畏 也许这就是社会吧

在一个网络游戏里做生意 认识一些朋友
他们常常笑我 怎么不练级 和你一起玩的都跑的远远了
可能我和他们的想法有本质的区别
网游对我来说 只是一个单纯的聊天工具
所以 也无所谓上瘾
如果有朋友进来这里
带我向大家问声 新年好吧

回家 想起白居易的一首诗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我可曾见过你

今天又等了近半个小时才见到某姗姗而来,不过收获不小。看到了一对大约将近40的Gcouple,都挺女的,一个穿着墨绿色的夹克,一个穿着咖啡色或者说是拉稀色的夹克。都有点女,瘦瘦的,举手投足间很明显,所以是分不清谁是攻谁是受的。

某同学给我推荐了个电影,说他看了之后就看到了自己35岁时候的样子了,但是过了两天了我还没看。姑且把名字留着:“衣柜里的人”。

晚饭吃的相当开心,吃完晚饭后压着夜色的马路从反方向回去的感觉更好。我跟他说了为啥后来分了,我记得当时我挺哀怨的挺理由充分的,可是我表述能力还是很差,他都没听明白咋回事。不过我还是心平气和的,所以说,过去的事情确实是彻底过去了。

连着三周的兼职就要结束了,每天在同一时间坐地铁换公交,有时候能在某天看到一人后,再另一天又重新看到。实在是奇怪的感觉,这果然是天天碌碌上班的结果。没变化没激情没未来。我真害怕这样的日子。

我也曾在地铁一号线里依靠着没有打开的车门发呆,也曾在374路公交车里拥挤着刷卡,也曾在kfc里对着朝街的玻璃吃汉堡喝可乐,也曾在招商局楼下的银行里存钱取钱。你也曾这样,不知道你可曾记得你身旁的我。

太阳又名日,蹲着说就是曰。

今天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却又不知道从何处说起,昨天定下来要今天出去逛街后我就想到了应该去吃必胜客,因为我很久没吃了而且昨天是个payday,我应当稍稍安慰一下自己操劳的心咳咳。可是这些呢我也没跟他说,说了他也不太关心。
我们等了一个小时才等到座位,但吃的还不错尤其是他点的鸡翅。Pizza点的是最经典的那个至尊,点了个十二的,吃的我牙龈软。饭桌上说了他最近喜欢的人,我听着并默默的帮他想着该怎么。吃完饭后就逛了所在的商场和对面的商场,他买了要买的东西而我自然是没买,我和h和v一样都是在别人面前不喜欢买东西的人。然后又逛了北面的楼,充满着好玩有趣的小商品和有点点小邪型儿的衣服。他问我来过这里吗,我说我来过,就是跟那谁来的。他说谁啊,我就回答说是谁谁谁。他说哦,他啊。仿佛那人早烟消了一样。然后他说后来你俩咋啦,我说没怎么。
本来也没怎么。我记得那次那谁谁谁在这里买了个细细的背带,让我帮他挂上,挂上后他就自己以为很漂亮的样子却不知道我帮他挂的时候抹了我一手他身上的汗。
接着说他,他在这里买了个没有数字和刻度的白色表面的表,很好看。陪着他白白的皮肤很合适。
然后看了衣服,试了,价格不行或者不合适,就未果。然后坐了几站公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看。这个地方是半年前还是很热的时候他带我来的,我挺喜欢的,虽然我知道我自己和这个地方可能不是很搭。
边逛边笑话了某个很流行的人,也不是笑话,因为我比他也没好哪儿去。就是说了说,然后觉得怎么会这样怎么会那样,然后还是未果。
出来那个地方的时候天都黑了,我们步行去了新天地。大约有两站地吧。中间看了家超牛逼的音像店和匡威专卖,发现不打折,于是又是未果。出门。他开始又说起他喜欢的人和昨夜的事情。我稍稍有些忍不住,跟他说了我心里想的,我竟然那么理智的帮他分析,这连我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他说你分析的是,可是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处理。
然后遇见一家银行我说你等我下我要去银行,在银行门口看到那家银行发行的无数张信用卡样展示,我让他猜我喜欢哪一张,等我办完业务了才发现我喜欢的那张没有展示。这真是奇怪而无聊的事情,就好比后羿射日只射了九个一样很无聊很奇怪。
在新天地里毫无方向感的跟着他逛游并发现无数对隐形couple。临走前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一起吃晚饭,最终还是进了一家我们都没吃过的日本拉面馆。
在吃饭的时候遇见我本科时候一起军训的别系师弟,他显然不会认得我了,不过我知道他工作有半年了。明显的小上班族的样子,和身边的肯定不是他女友的女孩讨论着信用卡额度的问题。
然后这一段专说我们碰到的师弟的事情。那师弟只点了一碗拉面,女孩也就没好意思多点,也只点了一碗。付钱的时候他忽然说AA吧,让女孩恨不能接受,她本以为是他出钱。他说他没钱了所以AA吧。她就补充说她上次请过他吃一次。他还是不愿意,说等我有钱了再请你吧,于是他们就AA付了他们的三十四块人民币的饭钱。
在饭桌上他显摆今天买的手表,确实挺好看的,他学电视购物里那个特夸张的推销员的口气埋手表,我顺势当他的帮衬,真好玩。

然后就离开拉面馆去了地铁再次各奔东西。

哦对了,今天我们发现西单要开北京的第一家muji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