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怪君心思太无聊

http://hiphotos.baidu.com/hiyato/pic/item/4b29cb8b3450a633c8fc7afe.jpg

跟闺密从紫竹院南门走到白石桥家乐福。一路上晃呀晃,天气很好,让人很慵懒,可以从温度和光线里随意想到各种往事。

我最近爱说的话就是,唉,我觉得我的gay生命要结束了。说这个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没人正面直接的反驳我,可能他们都知道这句话本来就是毫无根基的。

最近总是会有很多细微的sense出现。太过频繁了于是也就不细微了。比如睡觉前脑袋碰到枕头的那一刻,系鞋带的那一刻,下楼开门帘,看窗外,等公车,就会有很多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曾经的事情又发生了一遍。非常nostalgic。

我总觉得我需要发泄一下,为了最近的生活。发泄的方式也许很简单,只不过是暴走几公里+恍惚想心事,或者自个儿吃一顿能发挥我大量主观能动性的KFC。

毕竟春天到来了,虽然我的dailylife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的亲爱的mp3丢了

索尼NWZ-S715F,是当初wonderful的旧sony mp3召回后换来的。我500块钱买下来,真是捡了大便宜。

因为入手的太快,根本没有挑选,所以刚拿到它的时候,心里缺了一份新鲜感。可是,我却越来越喜欢这我人生的第一个mp3。

它音质很好,又能降噪,每天晚上睡前,我都要用它来抵御舍友狂躁的台式电脑键盘声,从而安心入睡。早上起来,往往耳机胡乱的缠在我的头上,每次都心惊胆战的怕耳机被我压到拽到扯到就坏了。可是它从来都是坚强而完好无损。

它屏幕显示效果极佳,没有一点点颗粒感,颜色鲜艳,非常逼真。我把我最喜欢的苏打绿的believe in music放进去,把hansey的图片放进去。无奈的等待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一个人夜路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为我无穷次的打发无聊。

它像个聪明的小孩,从没死机,没有反应迟钝,没有屏幕闪烁,没有声音忽高忽低,它让我有那么纯净的耳朵。

它的外形我也越来越爱。黑色,与那些白色某品牌的机器截然不同的颜色。那么内秀,那么低调,那么与世无争而有内涵。
我用它听了无数小时的歌曲,却没有为它拍一张照片。

我一直认为我丝毫不会对我的物件有任何依赖,即使我立刻死去我也不用将它们转手托付。

可当我开始对它有所依赖的时候,它却再也不在我身边。

qq上的一位朋友说,你最近不能再倒霉了,你的好运也将要来了,所以你要强大。
但愿。
3c产品对我来说是那么贵,我真不知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拥有一台mp3。:-)

老板老板,有胡萝卜卖吗?

今日和闺密去她家附近的一家ktv唱歌,很便宜,我唱的很垃圾,但很满足。除了歌单上把黄小琥列为三字男歌手之外。

吃完饭的时候谈到闺密的好久没来的恋爱。她们说很多,于是我就开始放空开始想自己的事情了。我有时候还幻想存点钱去那个南方小城市租一个小门面找B一起糊口吃饭。可我也知道人家马上要去美国或者北欧去学洋玩意儿了几年几年的一辈子也就没了。而且麻将迷不知道怎么的最近联系也很少很少了,而他估计也慢慢把我淡化了吧。

今天浑身困顿的厉害完全是行尸走肉的状况。虽然尘埃落定自己选择哪里已经定了下来,只是总会怕自己做错事情歉疚内疚不自信,各种情况累积使我头痛的厉害心神不宁,失眠。半夜里发信息问睡了没睡了没。这么个深夜我只敢发短信问两个人这个问题,其他人发的话对方肯定认为我骚扰他。想起大学时候与泡泡堂上的帅哥他姐发短信到5点多,真的是离我很遥远的事情了。

失眠,到三点多爬起来收拾屋子。收拾屋子如同吃饭和睡觉一样是穷尽一生都不能完成的大事业。收拾了一点儿自己又烦躁了,打开电脑没一分钟又关掉了。爬在床上想不清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地铁里的玻璃上的人影分不清是哪个车厢的。心里头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一个很古老的冷笑话,说,老板老板,有胡萝卜卖吗?

双鱼真的很难相处?

ing,你为什么叫ing?

ing,你为什么叫ing?
因为我想时刻注意珍惜我的现在。

压力大的时候往往做奇怪的梦。其实梦的内容不奇怪,都是以前少年时代的事情,只是奇怪为什么会梦见。

比如高四的时候某天我的一个高中同学打电话找我,我因为很讨厌这个同学所以我知道他找我所以肯定是有事儿找我。
果不其然,他问我我的高中毕业合影还在吗。我说怎么了。他说他的没了要我的翻印一下。我恶从心生,随口说,我的也没了。

几天后,他来我家玩,仿佛给我惊喜一样,给我一张翻印的合影。还笑眯眯的说,你不是说没有吗,我问别人借来了照片,去照相馆翻印了,顺便多给你翻印了一份。很贵哦。

也许人人都有那么一份尴尬吧。我一直都存在内心深处,只要一有机会它就会翻山蹈海的出现。

保佑我

请你夸我很厉害

请你夸我有责任

请你夸我有思想

请你夸我处事不惊

请你夸我不爱纠结

请你保佑我

一个腿儿堡,辣的

2007年底的时候去肯德基吃饭,肯德基送了我一个福字,我开开心心的收下来,并贴到了窗户外。从那开始,福字经历了2008年的无数次北京式大风,却雷打不动,知道某天我发现他旧了不应景儿了就自个取下来了。今年,不,是去年年底去肯德基吃饭的时候,肯德基又送了我一个福字。我问服务员,福字里有优惠券吗,她说有。于是我接了下来,取走了优惠券,落下了福字。

也许这就是成长吧,以前也许你很喜欢的小快乐,在成长中变得一文不值毫无乐趣。

闺密每次回家坐火车前都要去肯德基吃一顿,这次却没有。这次她拖着行李,在下班高峰期打车,陪我在单位附近的小吃店里吃便宜又好吃的炒青菜。觥筹间耍尽了嘴皮子,连闺密都惊讶你怎么这么会总结,我心里估计是我一整天没怎么说话憋的。 所以我实在不能从这种上班下班朝九晚五的生活里找到一丝快感,一丝归属感,一丝人生自我实现的成就感与荣誉感。这种不可思议的定式生活让我提前看到人生尽头,生活念想这些年少的东西早已泯灭。 我恨我在清晰的感受人生尽头。

卑微占有

中午单位会餐金钱豹。金钱豹简直是大学生餐饮生活的顶点,我终于在最后的学生生涯里免费吃到。只是吃的不是很爽,一是因为新单位的同事还不是很熟悉,二来我和波弟约好了一起去吃的,而我依然记得当时我将实习一周早七点晚六点的站前台站一天得到的500块前存到我心爱的农商行的卡里后高兴的给波弟打电话的情景。当时还以为500块不够两个人吃,还说以后打工挣到的再接着存。 因为最近胸有点不舒服,就干净又去医院查了查,拍片子,等待。我告诉自己已经痊愈,但肺活量似乎还没锻炼到之前的水准,容易累,于是在这方面很自卑。而等片子也越发像罪人在等待最后的审抉。在白色的医院过道里坐着,看到人来人往。左边来的孕妇,右边来的边讲电话边痛苦的中年妇女。医院,充满着生老病死,是悲恸于希翼的结合点,这不是我能接受的复杂情绪。有点担心结果,想给人打电话,只是闺密不在北京了接电话不方便,ZY一般是不接我电话的,波弟通了却直接说他在打麻将。 也许,一个人的生活总是乐于卑微的占用中,否则就必然会深陷寂寞内。比如灯全打开,短时间外出也要,白天也要,这样才够温暖。比如洗澡时候开到最大,看着水花流出总有丰裕的花不完的感觉。比如吃着趣多多看旧的超级星光大道。比如拿出银行卡上网查余额再给算出总和来。 只是买包子的时候地铁等车的时候以及今天中午吃金钱豹的时候,总是YY以后波弟来北京后一块儿生活,虽然理智告诉我这实在是毫无科学依据。

保佑我

最近的日子表面看起来波澜不惊可是内心下却汹涌如潮。表现在夜夜鬼做梦早上醒的时候极其困乏。表现在和朋友玩儿过七游戏连续输了8场次次大冒险。表现在老是赔本儿赔本儿卖乖。

吃饭吃的不香做啥都做的不爽,好久没有性生活,跟朋友玩儿也high不起来。这生活是不是太值得拿出来供人消遣?

我对现在的生活充满厌恶,可自己却不愿意和生活挑明了要决裂。
也不想放弃睡觉前听歌也不想放弃大便时看报也不想放弃自个儿逛街也不想放弃每日喝廉价茶叶。也不想看书也不想找个公园好好玩玩儿也不想见网友也不想在岁月无尽中独自如少年般喟叹。

而且我还愈发强烈的很怕老。

我实在是很怕老虽然我跟人家说我25了人家会说不大可能吧,可我一点也乐不起来,为了堵塞我怕老的心理空洞,我也许会疲于努力,会担惊受怕于每次照镜子时候无意中看到的细纹,会无论如何也努力不完。

wonderful的前室友pa要离开北京。什么时候回来呢三年吧。交际花帅哥pa走之前邀请了很多人在糖果唱了个大通宵,很多很多人都来了,我把z也带着去看世面去了。一晚上我似乎都没和陌生的人说话只是和z悉悉索索的说好多gay哦,哎那墙角坐着个帅哥那个紫红衬衫帅哥那个白衬衫男帅哥。
这世界上的帅哥真是招人怜爱,除了帅哥的人实在是一下子就忽略了。

会唱粤语歌的人占尽风头。大多数的人都玩儿的很high,有的抱团high有的互high有的自high。5点多的时候实在顶不住了就要先走。走前抱了下瘦瘦的帅哥pa,说等你回来。我还是挺发自肺腑的说的,可我觉得他没听见。

z说唱歌中就能看出来人品。我说是。有的人的人品咱实在是赶不及。

出了门和z说了今天点了没唱的歌曲,叫保佑我。是chong的失恋疗伤歌兼ktv必点,开始听的时候很好听,但是我怎么也唱不过来,我的key总是不对那个真假音互换我更是不行。后来听的多了也能哼唧哼唧了,就哼唧哼唧了给z听。
凌晨5点马路上的车还很少很少,但行人却开始有了。我和z一人一只耳朵share个mp3,走在那条总是被人八卦的马路上,离开。

z说,我觉得你总是浪费时间在这些上面豆瓣啊什么的,你要多和你的同学一块儿玩。我说想想也是,这三年来我新认识的朋友绝大多数是gay了,我也觉得这不好。

我也觉得这不好,而这半年来出去玩儿则全仰仗wonderful了,如果不是他喊我,可能我一次聚会也参加不了。

也许我极为期待春暖花开的到来吧。虽然我实际上不清不楚。

这个博客似乎有熟人看到了。就心惊胆战的不敢写淫贱的事儿。我其实还是劝你不要打扰我,不要再看了。不然我还得搬家,我还得走。我累了实在懒得动。

乔夫妇要离开北京了

“就回去吧,想开了,在家照顾父母,反正我那些事网络上就能做,只是外面诱惑多些,可以长长世面。”
乔在我眼里是到不了我哥哥的年龄却喜欢做出哥哥的样子的外表很直男很耐看的帅哥。他也是我认识的时间最长的,并一直保持联系的网友。举足轻重啊。唉。

大1

虽然我是用手机草草看完的《寂寞的撒旦》,而且它只给了我不到40%的阅读快感,但是毫无疑问它还是影响了我这两天的情绪。作用力主要表现在昨晚和今天中午的两个梦上。都是怀念过去的梦。
昨晚梦见了我的第二个高中的校园。主角是1981,不,是1981和xx的合体。样子还是1981的样子,嘴边有他20多岁还不乐意剪掉的胡子,长的样子还是1981的样子,不如xx帅,但是和xx一样白了,也一样有点点娘的gay特质。梦的开始就是我从教室阳台的窗户边上看到下方的超级大露台上,1981两手撑在大露台的栏杆上呜咽。
过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要派对,刚刚呜咽过的1981诡秘的跟我笑,对我说,嘿你知道吗,我喜欢上一个男孩,那个男孩还跑了。

今天中午梦见的是我大一时候的场景。只有一个场景。明亮的充满下午日光的教室里的伏案专注于盗版安妮宝贝全集的我。

我有的时候很怀念我的大一生活。那时候我有个外号叫鬼原因是他们觉得我神出鬼没,不知道每天都干嘛。也许那个时候我真的应该很寂寞,但是我自己没有那么觉得而已。

初入大学的我真的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那个时候我没有成熟的理想和价值观,不知道我需要做什么应该做什么,只是由着自己的开心,恣意妄为于一个人的小天地中。
忽然每个月有了几百块钱可以花掉,所以我花了40多块钱在离学校一站地的大超市里买了个橙色的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单肩包,觉得很好看,整日背着,即使有墨水印了我还是光鲜的背着它。我还花了48块钱买了个台灯。台灯是我在买单肩包之前买的,所以应该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买的大件。购买地点还是在刚才所说的那个超市里。特价,那个导购大妈还送了我一个灯泡,拿回宿舍才知道是个残次品。不过台灯质量真的很好,我用了四年。只是我欢欣雀跃的跟我妈妈煲电话向她报告我这个成果的时候,她却在电话那头惊呼,天啊一个台灯40多块钱!我不解,所以四年来我总是对我喜欢的这个台灯残存有一丝丝的隔阂或者说是歉意。以至于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根本碰都没碰它就离开了那个宿舍。

我在上几天的日志里刚刚说到,说超市对我人生的重大意义。这在大一的时候也急速的显现出来。超市的自选式售卖方式让我很安逸于穿梭期间的感觉。这个大城市有太多的物质需要我一点点的接受、解构与消化,而几乎没有售货员盯着的超市则是我最好的培训班。是超市让我认识了很多东西,比如芒果火龙果比如佳洁士高露洁比如湿纸巾沐浴液。

那个时候没有想过自己的未来会是怎么样,只是觉得这个世界是惬意的,我脚上穿着的是我最喜欢的361球鞋,腿上套着的是妈妈送我来北京时候在西单的次品摊位上买的假kappa运动裤。那条裤子我实在是穿的太久了,虽然它是锦纶的内里,北京严重的静电让我的腿毛根根竖立。

那时不敢出校门外的网吧上网,只好在学校机房里上。周六晚上机房开放的时间是6:30到10:00,快6:30的时候,机房外面便有很多同学等待,等看管机房的老头从里面把门打开,我们便呼啸着一拥而上,飞奔到自己喜爱的熟悉的好用的电脑面前坐定。好像四惠东地铁一样。那个时候还流星用软盘,1.4m的存量就觉得是很富足的拥有。5元一张,我买了一张,第一次感受到虚拟存储的魅力。于是我又买了一张,又买了一张,蓝色的黄色的红色的。我自己盘算着说,这张可以复制文章进来,这张可以放游戏,这张可以写日记。后来我发现电子邮箱不仅仅263和fm365才有,还有很多奇怪的网站也可以免费注册,而且还有20m的50m的容量,比软盘大多了。于是我仿佛发现了金矿一样,努力开采。自己也不知道注册了多少邮箱。

文艺电台的《温馨夜话》最后一期。没想到我刚开始听就到最后一期了。那个时候我还会对任何事物的死亡都会抱有缅怀之情,有收藏癖(这个怪癖对今天的我来说是荡然无存,我越来越觉得人生是一场旅行,轻装简行,随意扔掉一切没什么大用的东西)。于是我问班上的一个女孩借了sony的可以内录的卡带机,买了空白磁带,想着那天晚上把最后一期温馨夜话给录下来。只可惜我不太会用,没有录上。但是我却对sony的卡带机有了顶礼膜拜似的宠爱,在上厕所的时候都会想要买一个它。后来到学年快结束的时候我发现我的银行卡里结余了600多块钱,其实后来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故意节省的还是它自然结余的。总之我把钱取了出来,到还没有整修过的海淀图书城的对面的一家小店里买了个深蓝色的sony磁带随身听。630块钱,不会讲价,也没有要发票的概念。刚买没多久就非典了,它成为陪伴我度过非典的最大的功臣。后来大四的时候我不小心摔了一下它,有点不好用了。完美主义的处女座就不喜欢他了,就把四年积攒的磁带以及机器都给了小德语。同时给他的还有我在书市淘的全年的《书城》等等。那个时候的卡带价格是这样的,美卡引进的是9.8元,新索的很贵,有14.8元的也有19.8元的。我爱美卡,我关注的歌星出新专辑的时候我就祈祷我能买到美卡引进的版本。

我在西单花了15元买了一副拼图,又花了25元买了框。我跋山涉水的带回宿舍,每天回来就开始拼,继续拼。那个拼图很难拼,因为大片大片色泽相似。我花了一个多星期终于不急不躁的拼完了,然后装拼图的盒子被我用来装磁带。拼好的图放在框子里搁在桌子上两个月后卖给了隔壁的小子。他屁颠的拿走说,我要当生日礼物送给我姐姐,我可以跟他说是我禽兽拼好的。我微笑着目送我的拼图离我远去。

过了很多年后的今天的我依然很疑惑为什么大一的时候可以做那么多无趣的事情,而不是把时间用来看大家们的书,听外国的神奇歌曲和了解电影。要知道很多人,比如birdy,央登,都是高中的时候就初步架构了他们的审美立场,看过了岩井俊二啊什么的人的电影,听打口啊什么的音乐了。那个时候的我却懂的很少,赶不上他们的初中水平。而这一种审美立场的培养,我到研二才部分完成。

然后,非典忽然到来了,感谢它让我在进一步的百无聊赖中发现了gay网站。感谢它破坏了我维持了近一年的一个人的不感到寂寞的寂寞。

穿越

持续一周的前台坐台生涯结束,身边的搭档说,H君,你一定能成为好演员。我说是啊,还是装逼的话剧的。 只是在傍晚的领导的车的后座上,在一只又一只的黄色光的路灯下,在唯恐晕车于是大开车窗的副驾座后,我还是感到一阵困倦。在八卦声中完美的体现了AB血型的优良作风,酣然入睡,并梦见不该梦见的事情。醒来是因为短信声。YY说,我和p去鼓楼了。我抬眼恰好看见右转鼓楼桥的标识冷风吹过来,感觉在不是在公交车和出租车中看到的这个城市很陌生。 我曾经对B同学说,你让我懂得了什么是等待,什么是付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不是很明白,他也果真听的一头雾水。这句话张口即出,突入起来,电闪雷鸣的让我用一个月的时间来消化,却依然不甚了了,也许这种充满伪文艺腔的私人哲学的话,终归是不如可惜不是我,陪你到最后这样的改编歌词好懂。 忽然想起知音体的《机器猫》——只愿此生不再让你哭泣,让我穿越时空来拯救你。

呼吸

在地铁里我对身边的和我share一个mp3的女孩说,这盘专辑的名字叫呼吸,知道呼吸吗,是《莉莉周》里那个众人崇拜的女人出的一盘专辑。

人生总是这样,身边的人不如远方的人了解自己心智,远方的人不如身边的人了解自己的身体。地铁如此吵杂,一周忙碌后,两人都在呼吸里浑浊而睡。

你的书桌很整齐,你的高中毕业照笑的真傻真天真

关于旅行文艺片事件,Luke不以为然,说,你们有说在一起了嘛?充其量叫同居,充其量算个前暧昧对象。这几句话虽然很呛人,但是确实不知道说什么好。
今日正要寄出去答应给他的我的那把大便色的雨伞,忽然我所处的北京地区就下雨了,我在电话里嚷嚷着,哎呀下雨了,我先不说了。就慌慌忙忙跑到楼下。
今天真冷。

关于长途跋涉的旅行,我从大学的时候就幻想如此美景,说一个人为了自己曾经的所爱而出门,到了他的所爱的家乡,找到了他的家,敲开门,见到他的父母,向他们问好。这段想象是艾滋病(指称人物)时期就有的了,当时我决然没看过东京爱情故事,所以毫无抄袭之念。后来补习观摩了该剧后,就禁想起1981,想着说一个人为了自己曾经的所爱而出门,到了他所在的城市,找到了他的家,趁着他上班,在他的信箱里塞上问好的明信片,然后决绝离开。

所以我对B同学说我要去看看你的家乡时候,那真的是发自肺腑的,而事实就是我去了他家,拍了点他小时候的照片和高中毕业合影照,看着他嫩嫩的笑容和身上可爱的童装,又拍了他的书桌的样子,想象着他平时在这里学习的那情那景。看了他的父母,亲妈妈和养爸爸。和他的发小闺蜜们一起玩,在欢乐祥和的氛围中自下里想,这孩子的生活还挺有滋有味的。
然后一起到CQ城和CD城。对,CQ城就是1981所在的城市,只是B同学不乐意我去塞什么明信片,也就灭了这个念头。而在这两个城市的时候,才算是真正和B同学一起生活,俩人用一个钱包(基本是花他的钱,惭愧)出门,去超市购物,吃好吃的饭,冲动消费的买护肤品买衣服,看电影,买俩人的纪念品,以及DQ。虽然他似乎每次都吃很少的DQ冰淇淋,而剩下很多,可DQ还是给我留下了无限高兴的回忆。
后来我们发现钱不够花了,于是总买特价产品,我说红色标签的就是特价,他说,哦,是这样啊。于是买回来的东西全是特价。还有对面超市的晚间特卖,因为把食物变质,晚上的很多蔬菜和熟食总是五折左右的价格卖掉。买来后他加热,炒菜,我在他的卧室地板上铺上废报纸,然后一起抱着饭碗愣愣的看租回来的碟片。
我总喜欢强吻他,还喜欢看他刷书包和做饭。
在等的士的时候后面两位拉拉发现了我们,使劲的盯着我们看。在他送我去火车站的公车上,乘务员发现了我们拉着的手。
总也会记得你的好,在收拾行李的时候给我装上我的东西,和无极膏,在钱包里放上100块钱以便火车上买盒饭。
一起做以后的打算,两年后怎样,怎样。说完了就记在心里,虽然知道实现的可能性小之又小。
就好比在世博园的时候,你说,你看,这世博园的吉祥物猴子多像我啊,你要看到一个就和它合影一下,把这园里的猴子都拍下。却没有成功。

忽然想起在Y城的时候,他的闺蜜一本正经的说,他爱喝啤酒,容易喝醉,喝醉的时候你就要照顾他,你真的要照顾他。

是。

缺失的记录即将出现

在地铁里闻到熟悉的浴液的味道,于是心就如同地铁道一样空洞起来。
吃了一顿很有意思的午餐和极其无聊的晚餐。闺蜜说,你怎么不说话啊好歹是老乡啊可以说的有很多。我也不知道,但在空洞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已经好久没有认识新的女孩了,一年来新认识的朋友很少很少,也许不超过5个?而且几乎都是g,这是不是太他妈的圈子生活了呢。
半个多月的旅行生活让我在最近的talk中总是提起,也是忍不住,也是总想起,没有办法掩饰。
在北京的时候,我送他坐机场大巴,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重庆火车站,当我发现开始检票的时候,他说,为什么我的生命中多了一个你。我无言,他也是头也不回的走了。我赶进检票的队伍中,又看到他回了一下头,应该是没找到我,就又继续向前去。

他说这一起相处的十来天有如一场文艺片。可以怀念的情节太多了。去超市买东西看他做饭一起看碟片等公车过天桥,也许每个细节都可以在很久之后默然想起,心中充满温暖或者荒凉。我跟他说,我说我即使跟luke啊zy啊这些gay密们也不是经常见面,见面一次玩儿的时间也就几个小时,这样一年见面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如我和你这十来天多。他说,是啊,这是要破我和飞机的记录吗。

我也不知为啥说这个话,只记得当时抬了好多从超市买回来的吃的,走进他的小区。身后是灰色的天桥和常常起伏的一座山City里的庞大的公路段。

风景

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看一路拍下的风景和身边的人,让自己有些默默,百度空间不方便上传图片,让我很希望能换个地方展示这些我喜欢的图。

谢谢陪我玩儿的Taumini,还有亲爱的Birdy:一起演了10来天文艺片的必红新人。

*云南 玉溪

了无生趣

北京似乎是刚下完雨,冷,加上阴天,很闷。

离开了饭来张口的日子,有些不习惯。想着在家里过的生日,虽然还是有爸妈的吵架,但还是很好。

今年收到很少的祝福。生日礼物更是少的可怜。有一个生日礼物是妹妹给的2块钱的手机挂绳,我觉得不好看,就给拿掉了,于是只剩下绳子。还有妈妈给买的一件很拉风的衣服,我看到时候就一下子对上眼了,像某人的衣服,就给买了,试衣服的时候觉得有些憋屈,凭什么像他的衣服我就买?于是黑色换成了灰色,最终酿就了无尽的后悔。。

收到的礼物就这些,还有没收到的,那就是闺蜜的。闺蜜那天给我发信息说,多了一张鸟巢的票,我以为她随便说说,没想到她是早买好的等我生日那天一起看的。

中秋的月很安静,穿着云层,很典雅。在院子里看家人放在石台上祭供月亮的食品和水果,想,生日快乐。

感情

在谈论到419啊性啊爱啊什么什么的问题的时候,Z对我说gay啊,都会有年少轻狂的时候的。认识Z两年了,他的很多观点都显得特难琢磨,比如友情永远都比爱情重要,比如地上如果有100块钱他绝对不去捡因为那不是他的钱。而现在他的很多观点我越来越赞同,如同他的仕途越走越顺一样。Z曾经的爱情又疯狂又浪漫又不可一世又惊心动魄。然后据我所知,之后的爱情就淡了就没了。或者说他不像我,遇见个男人就告诉他,他闷闷的,有时候稍稍耍一下可爱的女人脾气,也就不会告诉我了。

对,其实我想说点爱情的东西,只是爱情这两个字对我来说神秘又迷惘,我琢磨不到,我身边的很多人都琢磨不透,所以想想算了,还是以感情代替。

只不过越来越多的,都是一个人的事情了。

做爱越来越是一个人的事情,他做爱的时候我看着他,我做爱的时候他看着我,像极了看又好笑又无聊的七七八八的韩剧。
恋爱也越来越是一个人的事情,他爱我的时候我看着他,我爱他的时候他看着我,亦是想极了看又好笑又无聊的七七八八的韩剧。

只是生活还是要生活的,生活就是一个人慵懒的坐在躺在瘫在又长又软的大沙发里看韩剧,左手拿着酸奶盒子右手拿着遥控器神魂颠倒的傻笑。傻笑后又会出现小段时间的空白与恍然,不知道这人生的意义是否如韩剧一样不经得起推敲。

本来的我喜欢在睡觉的时候用两只手臂紧紧的抱着自己,抱着抱着,紧紧的,背后的两只手恰好能碰触到。于是觉得特安心特完满,拥有着比手淫还要完美的幸福感。
后来我发觉的身体的皮肤变粗糙变黑,体毛变多,现在又有了疤痕,左半身还不是很灵活。于是我自己都不爱的身体了,是不是就再不会有别人爱我的身体了。
这让我惆怅与彷徨多时,就如当初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一样惆怅与彷徨,就如同后来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喜欢1还是喜欢0一样惆怅与彷徨,多时。

对于很多舍身去爱的做法已经越来越嗤之以鼻,不管w怎么想我实在不是喜欢暧昧的人。这半年来就喜欢个xx还对我那么不屑一顾觉得我那么不值一提,让我想想当时的情景就羞愧难当。这半年来连pawpaw的作者大s都失恋了,让我长久以来都看不到他写新博客。这半年来工作坑坏了我让我对工作看的过为透彻对生活产生巨大无聊感,于是爱情的事情就愈加显得多余到死。还在陌生人面前唱歌杀人吃饭,喜气洋洋洒洒,顺便想想xx,把自己顺手从欢乐祥和的氛围中抽出来。还对Y像哥哥一样的依恋。还对ca像弟弟一样疼爱。只是,

只是爱情变成了最为不确定的东西。

而其他就更没有什么值得提的了。

哦对了,还有,感谢大妈给我听的《疯狂游戏》,让我对大学时代是是非非的爱情充满憧憬,后悔当初自己没为自己寻上一份,瞬间有着无尽的向往,再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还珠三最后一集的台词真好。

疾病

全身麻醉后三天内,我谁都想不起。

每每夜间梦见自己如正常人行动自如,却在伤痛的清晨醒来,感受无比的万念俱灰。

人生不过是一次无法自己主宰的苛刻旅行。

用人前不用人后

早上闺蜜老给我发信息,全赶着我慌慌忙忙穿衣服洗漱狂奔到办公室的点儿了。这让我睡觉时候就也想着她。不,不是她。最近老想到她的那个中学的自杀的同学。她跟我说的这个同学的事情在相当长时间只要是郁闷了就会想起,这一点我似乎从来没跟她说过。这个同学某一天突然还给了闺蜜借了她好久的30块钱,然后隔几天后,就在市区中间的很浅的塘子里蹲着自己把自己淹死了。跟老舍的死法一样。
闺蜜有她的qq号,在她死后,她用她的qq号上过,qq号上的好友立即惊讶的问她是谁是谁到底是谁。
我总觉得这件事在闺蜜心里会是很沉重的,可我不知道,我没问过他。

还会想到的一个死去的人是高中复读班的同桌,在大学二年级的寒假病死。我不知道。倒是另一个同桌,也就是我的暗恋1981去看了他。到开学了1981才给我发邮件说,他死了,看了他的父母等等。上个月在去找一个初中同学的路上,我看到了那个死去的同桌,他在公交车站牌上死勾勾的盯着我,有一分多钟,我初见他的时候很想和他打个招呼,但忽然间恐惧就上来了,低着头顿了很久,终于避开了他。

这几天我老是想到这两个人,虽然一个我根本不认识,另一个我也很不熟悉。

因为有第三个人出现了。

E先生最近一直在打理东西,他把邮件都转到了一个邮箱上了,这个邮箱的密码他曾经告诉给一个他的绝好的朋友,虽然这个朋友根本不在乎这个。他还把信用卡的欠费都给还了,琢磨着是不是要销卡。又把会计借给他的两张cd拿出来,放到信封里,在另一个朋友来找他玩的时候,把借另一个朋友的书和这两张cd都交出去,拜托他还给会计。他觉得挺对不起会计,又不知道做什么,他曾经去店里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好玩的东西买给他,可选来选去也不知道选什么好,当时会计又有bf了,就更觉得多此一举。E先生还借了他的绝好的朋友一本翻译书看,也找出来放到信封里,什么时候见到他一定要还给他。
E先生想看海,如同他在网络上认识的虚拟完美人所说,想看阴天的大海,想去厦门,因为是他的前女友的故乡,那儿的海按照他的前女友的描述,是很干净的。至于前女友,他一直都把他当作前女友,他想他那时候真的是喜欢她的并爱护她的吧。只是有一次前女友和他吵架的时候说,你这个没有谈过恋爱的……又有点儿伤害她。E先生这两年似乎没新认识什么红颜知己。有一个感觉还能说点儿心里话的人其实和他走的并不近。而且又回家乡了。他有时候很强迫的觉得自己应该对她出柜,随着她回家乡而枪毙了这个想法。
E先生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搭地铁去了几个地方,东直门,雍和宫,新街口。在三座住宅楼下面站着回忆了一下。东直门的人请他去簋街吃了很好吃的火锅;雍和宫的人和他并肩走着去7-11买了好炖给他吃,他觉得手冷于是雍和宫的那人还把他的手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新街口的那人给他做了饭做了汤。这是他们给他的好,暂时他只想记得这些,不想记得其他。
E先生去超市买了宝矿力水特出来,去了自己大学旁边的网吧,玩了一下午泡泡堂,在魔兽专区里看到熟悉的背影,只是没有搭腔,私自走了出来。
E先生去了北洼西里,按图索骥的找到了那个地方,也站了会儿,又去他的闺蜜家楼底下,也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E先生去了海淀图书城,他曾在大一的时候不知道花钱,一年下来用节余的钱在这里买了个随身听。卖给他随身听的那家店似乎早没了,E先生不觉得遗憾。那个随身听在毕业的时候扔给了小德。小德说我要这干嘛。小德是E先生大学时候认识的一个G师弟,就是他和E先生满大街走啊走啊的。毕业的时候E先生对小德说我也许会离开北京也许会去乡下。小德说我一个月去找你一次,住那30块钱的农家乐吧。后来还是不了了之,不是这件事情,而是两人的关系。
E先生撕掉了大学时候的日记,扔了不喜欢的擦脸油儿,把不喜欢的衣服放在门边等着打扫卫生的师傅拿走。
E先生看完了电脑中剩的最后一个片子,给家人打了电话。
E先生去了西单的和合谷吃饭,为什么非要吃他不爱吃的东西,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这个城市那么多年了,E先生想到这里就又有些云淡风清,他喜欢地铁的味道,喜欢紫竹院公园里的船,喜欢中关村南大街上高层的数码大厦,喜欢泛白的宽宽的马路,喜欢万里无云。
他喜欢的东西太多了,让人觉得他随处和人和事情和物品发生暧昧,他有些迷失。
也许只是因为到该结束的时候了。

7月8号 之一 乔

周六的时候和乔夫妇一起看功夫熊猫去了。我去晚了,害他们夫妇多等了一个电影时长的时间。在新街口一家正在装修的麦当劳里呆着,我偷偷瞄了几眼乔的bf。挺白挺孩子气的。虽然我一直都认为乔应该喜欢成熟型男的,所以他的bf让我的心理很有落差,且之前感觉到一些些他bf话语中的cynic,所以对他没有多少好感。可是我显然慢慢接受了,感觉到这孩子的素朴和淡然,乔作为哥们对他bf的喜欢,是值得肯定的。

在一家没多少人去的电影院,空旷的只有10来个人看,很有感觉。乔实在是贴心的人,买了水,还买了三种不同的水,想选什么就选什么。看电影时候偷偷瞟了他们两眼。之前商定看电影的时候,我说我可不要做电灯泡,他说没事儿我们都老夫老妻啦。在看电影时才眼睁睁看到别人并肩坐着时候的美好。

我常跟乔说,我说你是金子那么你就快发光吧。我也不知道我为啥老说这个。

7月8号 之二 纠结生活

BOSS让我们在办公室再呆一个月,干的仍然是机械的打电话联系人筹办活动。这让我很厌倦,生活开始纠结。到底是现在退出还是一个月满了退出呢?现在退掉可以休息可以找下家可以回家看看爸妈。现在不退掉还能赚点儿钱,基本工资1000,补贴200,一篇稿子200,再做点小Boss给的临时的活儿另给劳务,那么我就还有资金入账够花掉这一个月。还有缓冲给自己找下家。我用厌了我的厚厚的手机又想买个玩意儿听歌,我买吗,要是买的话会花掉***,不买的话又%%%,买新手机的话会&&&,买mp3的话就又###。

纠结。

咫尺天涯

又到北洼西里的朋友家吃她做的菜。一屋子的年轻人。
吃菜的时候想,真是咫尺天涯。

又到在附近住的另一个朋友家玩,也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慌的厉害,进楼的时候看见个背影,太像,简 直 紧 张 的 心 都 要 跳 出 来 了 。W说,肯定G吧。我说肯定是。心里想,还好不是,不过比那谁还帅呢,真帅啧啧。

去白石桥包夜唱歌唱到山穷水尽真无路。开始的时候仨人都high,W女人站到了沙发上甩着她的大裙子蹦蹦跳跳的唱精忠报国。俩女人一前一后盘腿以同样姿势和身体韵律唱情意绵绵歌。

跟W合唱了夙愿的《当》,简直太美好太低俗太不文艺太High了。又不可避免的唱了《可惜不是你》,但是我觉得我唱的不好听了,好吧,把你划出我每次必唱的歌曲单,哈哈哈。

只是唱歌的时候想起朋友家真是太美好,不大却很漂亮,太适合一对小情侣在世界角落里偷偷幸福。

Silence

我问你现在抽烟吗,然后踩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烟递给还在床上的Y先生。Y显然有点惊讶说哎呀是不是你想抽烟啊我刚忘了问你抽烟不抽了。我说我不抽,我只是喜欢闻别人抽烟的味道。

Y先生带了张功夫熊猫的碟片回来所以一起看。关掉房间的灯然后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躺在床上。虽然没有什么肢体上的接触可是这样的场景是让我多么让我向往的啊。在与世隔绝的乌黑暗暗的房间里,有着对着电视产生出一点油光的脸庞,点着的忽暗的烟等等。如果是相爱的人就这么相守着看碟片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事情啊。

Y先生问你吃西瓜吗吃冰棍儿吗喝水吗吃老婆饼吗。牵着手仰面躺在床上,醒着的时候还抓得很紧,听着Y先生说这一觉真解乏啊,看着他微笑的漂亮的脸。

楼下是闲逛的老头老太太们,窗外是没有日光的黄昏。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我要回到水星去。

第一个人有了男朋友了还说对第二个人的感觉多么多么好。
第二个人不喜欢第三个人还跟他开了房结果又找了第四个人做了男朋友。
第四个人被人拒绝了就胸有成竹地找了第五个人做了男朋友。
第五个人跟第六个人看了个电影就喜欢上了第六个人。

最傻的就是第五个人。

对于热爱吃醋的星座的我来说,我太不适合这么个天天阴天浑身却燥热嗓子疼痛气儿不顺的疯狂的世界了。我要卷了铺盖回水星去了。

可不是吗,有点想家了。

人终归于老

大学时候的z同学喜欢的事情就是在学校附近和他喜欢的人一起走路。走很远走很晚。走着走着,那喜欢的人说我们开房去吧。他说好啊,然后就去一家不知名的地下小旅馆开了房。开开心心的洗澡,在弹簧坏掉的床上做爱和睡觉。

也许对于每一个gay来说,都会有那种特别容易喜欢上另一个gay的时期。因为太少了,所以缺爱,遇见了就想要喜欢。

几年后,z同学终于没有追上一个他喜欢的人,还因此浪费了一个大学的青春。当他听到别人说到大学时候的恋爱的时候,他在无尽的羡慕里有些许后悔。

z同学找到有一个喜欢的人,爱去蹦迪看帅哥,就一起去蹦迪看帅哥,看到帅哥,看到去那里看帅哥的女人,看到不可思议的熟人。然后分手。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再找bf,在感觉寂寞的时候找人做爱。一起看电视,吃方便面。在不了解对方身体的情况下,做爱并出现很多小次漏。做爱完毕后点烟说话聊天,各自聊起自己所爱和曾经的bf。一起拥抱着在困乏中接着睡觉。在黄昏中醒来,一起到周边的饭店吃饭。咽菜的时候眼神失焦,放空。

再然后,对自己没有年幼那时出现砰然心动的感觉的人在一起,生活和做爱。有时候会拿419或ex逗对方。然后接着生活和做爱。

不知道明天,不知道此等生活能继续到何日,只知道人终归一老。

请趁我还年轻的时候

连续阴雨天气的直接后果是心情down到了最低点。

收到一个很久没联系的云南的某个网友的短信息,说,火车上播放着苏打绿的小情歌,想到了你。
谢谢你还记得我。
你以为我忘了你?我们终会见面谈心的。
那么,就请趁我还年轻的时候吧。

W同学在桌子对面耸着肩说,H啊,你说为什么我就谈过一次恋爱,却经历了那么多次分手?

连续阴雨天气的直接后果是心情down到了最低点。
在京郊车站上随便找了一家公交车坐着。看着车窗外马路边上漫步的行人,觉得都有那么一些熟悉,似乎是在过往着我经历的每个人,让我从记忆里不断翻出。他们在远距离目光接触中鄙视与嘲笑我,让我难堪而无颜。

遇见比我年龄大的人,我总是会担心我的将逝的青春。面容即将变得粗糙,表情纹即将愈来愈明显到没有表情也会出现,皮肤松弛,变胖,头发变少。这些都是我一想到就害怕得胃疼的东西。
所以我对他说我胃疼,他说是不是吃坏了肚子了,我说不知道。如果有人知道我为什么胃疼的话,那该多好。
他的笑容很猥琐,和这整个世界相比,却依然好很多。

现在的生活需要承受的太多,弄的我有时候真有点窒息,看到西直门苍茫的公路上飞速的车辆,这生活为什么承受了那么多,依然还茫茫的如此空洞什么都摸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