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属第三方观点

对于某些表面上矜持的装作不喜欢帅哥,可以喜欢非帅哥的人,骨子里见到帅哥就内分泌失调,从各方面展开追捧,而看见非帅哥就装作看不见的人实在是太值得鄙视了。

PS:纯属第三方观点。纯属对某人看不过。

文艺青年肯定是一种松散的邪恶组织!

文艺青年肯定是一种松散的邪恶组织!豆瓣就是文艺青的重要集散地!

鲸鱼飞机混合派对、蓝叔叔与你的声音漫游、地下婴儿、限量版夏天、私奔锦新书<打飞机>……这些名词儿,都……是什么?囧RZ。。

下面研究下某活动方案:
  1需要的东西
  参加者,每人需带一把纯颜色(专色)的伞,伞上不要有图案和花纹;参加者需要为自己的穿着(包括:面具/头套,这两个可选一,可自行设计/购买)自行设计并造型,衣服和裤子,从不穿的旧衣服和旧裤子里,重新自行剪裁,表达个性的同时我们宣扬物质的循环使用(延长旧衣裤的生命力)。大家可以戴上一些有特点的配饰。大家需要各自携带至少一件旧物(老的录音机,老的收音机,老的暖壶,老的蒲扇……一切可携带的老的器物,都可以,骑一辆很老的自行车来,也可以),大家还可以提着自己家里喜欢的一个盆栽来。需要在此期间用餐的人,不能使用一次性筷子,需自带筷子。
  2语言及行动
  在南锣鼓巷逗留的半小时内,逛商店,进餐厅,泡酒吧,进进出出,在巷子里的时候,三三两两地撑着伞,走来走去,大家穿着自行设计的奇装异服,戴着面具和或者自制的头套,只露出眼睛、嘴巴和鼻子来。溜达,也就是散步,或站或坐或行或停。大家(不管男女)进到室内,就收起伞,出门就撑开伞,希望5月10日下午是晴天。

这不是发神经吗??!!!!!!!!

这些活动里触目都是豆瓣好友,参加活动的某某和某某以及某某的头像放在一起的感觉很奇怪,很心酸,很醋意。
陈会计说,你跟咱们玩儿多了,你也就文艺青年了。

幸好我不是,我以前可能有倾向是,现在肯定不是,以后决计不是!

衣领净和消毒水是好东西

传统思想害死人!懒惰害死人!

老子一直以来的洗衣方式都是塞到桶里倒上半袋洗衣粉就不管了,现在我终于update了,因为迷恋那个松味儿就买了消毒水,顺势被导购劝了买衣领净,于是……真干净啊真干净!我再也不怕了!我以后可以买白T穿了!

我最近洗衣服了还收拾了东西。虽然洗衣服的意思就是送到洗衣机里,收拾东西的意思就是毫不留情的扔掉不用的东西。

毫不留情这四个字是多么让人心旷神怡啊。忽现很多旧物,以前特迷恋的某张话剧演出海报,扔。日记,扔。考研辅导宣传单,扔。扔。扔。扔。

很奇怪很清爽的意识到以前所在乎的东西现在是多么的一钱不值,随意扔掉的感觉如同便秘了一周后的痢疾发作。

还会遇到一些以前纠结时候写的日记啊字儿啊什么的。白纸黑字儿,让自己觉得当时是多么幼稚可笑。就又不好意思起来,对着日记本儿大声的干笑了三声,然后一页一页的撕掉,自己的孩儿自己给捏死,嗯,比打蚊子还轻松。

再然后会遇到大学时认认真真的笔记,偷偷的鄙视当时的字儿写的难看。还默默的因为学习太差而让现在无限后悔。想想又用北青报给包了起来,等下次收拾东西的时候再扔吧。

还会遇到点儿以前买的发誓立志要看的书,单词书小说书教材二外经济学心理学云云。到头来,只不过落得我两下唏嘘而已。

青春痴狂早他妈没了。

不过我最近太贤惠了,快快喜欢上我吧~

人家都说我可爱 你为啥不爱

今天在豆瓣上收到个加友信息,附注是,你的受音很好。弄的我忽然特别开心。

我去查了下我上传在土豆的三个音频。就是《The piano》的版本A和版本B,以及NG实录。

合计被人听了500多次了!!当然不是我刷出来的!还有人给版本B评论、评分,还挖了一下。

呵呵,同人女小姐,我作为新兴CV,未来的大红CV,多亏了咱们的潜规则啊~

看标题

我们就想一起浪费时间,再玩儿个消失

大学同学聚会越来越觉得隔阂变深。他们上研的人说着些个学术啊论坛啊的事情,他们工作的人说些个工资加班炒股买房的事情,那么我呢。我就那么着给剩下来了。大学哥们就俩没找着女朋友的了,拖家带眷的挺那么像回事儿。看的我直发毛。尤其是今天,中午刚在地铁里跟XX分别的今天。就知道XX对我不感冒,所以临分开前也不敢豪言壮语或者缠缠绵绵啊什么的,省的两边都不舒服,看着他挥了下手,然后听到对面地铁呼啸的声音,也就完了。

好了接着说大学同学聚会的事情。那些女生们越来越会打扮,穿金戴银的,就我还穿着个球鞋宽松裤,见了面都相互寒暄寒暄说哎呀你最近帅了漂亮了风光了,你这发型真不错,剪的真可爱,我哼哼哈哈的应着,心里知道你们心里头一定都还觉得自己最好。在这么大的房间里吃饭,可还是因为人多,空气极其污浊,加上他们的说话声音越来越嘈杂,我的脑袋就跟着嗡嗡的想要裂开一样。所以,和昨天晚上吃的那饭简直完全不同,说的是个美女老板开的店里碰见到萌了很久的优质男,能一样吗。

好了接着说大学聚会的事情。大家吃饭中间都共同想到了唯一没到场的现在在家乡工作的哥们于是给他打电话,打电话让他猜桌上都有谁,他先猜了肥然后又猜了我。不对,对。我在旁边傻愣愣的笑着,看着大家对着那个设了免提的手机呼呼的说,哎呀,您那平普通话啊赶紧的再补补又退步了。所以说还是北京人说话最对味儿,也不会退步,随便怎么个考普通话都是1乙以上,哪怕是鼻炎犯了也没关系。

好了接着说大学聚会的事情。说大家吃完了饭想到了要合影,合影的时候没人说茄子了,都说freeze。真是绝妙的选择,不会像说茄子的时候张那么大口,freeze说起来让人的嘴形太典雅了,还透露着点儿小可爱,脸上也不会出现很多褶子,简直太绝妙了。所以大家都freeze了一下,谁谁谁说,H你别站我旁边你驼背儿也比我高很多,哎你现在也不怎么太驼背了。谁谁谁说,大家一起,一二三。闪光呼啦啦了一下,眼睛浑浊了一下,就OK了。就是鼻子老闻到昨天某人身上的香味儿,特浓特一样,但不知道是谁身上的。我昨儿问某人那是什么味儿是香水吗他说他不用,然后说了个浴液牌子名,我记得我前女友也推荐我用过的,我当时一点儿也不信她的话,于是现在比较后悔。

好了接着说大学聚会的事情。出门的时候大家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继续着自己的失败和伟大的话题,我还是不知道找谁搭讪,仿佛我就不是那班的同学一样,这太奇怪了,这让一个总希望别人肯定自己的处女座来说,兼职太奇怪了。告别的时候他们都冲着我笑,笑的个个脸上都有鱼尾纹,我看的清清楚楚,诸位站在青春尾巴上的哥们姐们,你们让我一下子笑不出来。

在公车上,老妈打进来电话,问你在外面啊怎么又同学聚会了啊真频繁啊。我说,嗯。然后他又问,那谁谁谁去北京培训了你们没见面吧。我说没见面。她又重申了几天前的短信说对你别老找他出去玩儿,他比你富有。嗯,好的。对,她就是这么个老剥夺我交际权和斩断我朋友脉的老妈。公车上忽然通知说,紫竹桥南到了,请您准备下车。我咯噔了一下,对妈说,妈我听不清楚别打了,就给电话给掐了。

在地铁里,心里还是很烦乱,给yd了个电话,接了,没什么说的。又挂了。

回宿舍里,给某人打了个电话,还挺神采奕奕的,没办法,听到那声儿我就特神采奕奕,啥都想得开。然后屁颠屁颠儿的唱着歌儿去洗澡了。

手握娘娘腔 身穿七匹狼

手握冲锋枪 身穿迷彩装今天的红领巾 明天的特种兵 小时候,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段的小时候在看《少年特工》的时候觉得,哎,那些我的同龄人们简直太机智敏捷太活灵活现了,于是和堂妹在奶奶家的院子里装作特工相互拿着奇怪的类似枪一样的东西比划叫唤。那也许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对当兵啊军人啊这样的如此man的事情的向往。而我和堂妹玩儿的特欢的时候,奶奶插了一句,H演的还挺像的吗。我就立即不好意思了,觉得我真装逼啊,我赶紧就回到生活了。我人生中唯有的一次对做一个很man的人的向往就灭绝了。 如今我早已经没有红领巾,到了“今天的红领巾”所说的“明天”了。但我显然没成为特种兵。我在这个超级大城市里做一个碌碌的小小蚂蚁,每月的工资到不了四位数还得靠伟大祖国和伟大父母来接济。 匡威的鞋子太贵所以我犹豫了几个月还是和z同学到附近的一家班尼路店里花了60多块钱买了一双最为简单的鞋子。z同学在车上对我说工作怎么怎么难找,户口怎么怎么难得,云云。说的我一阵子天昏地暗,觉得未来是如此的不可卜算。 我对工作对爱情很期待,因为我对未来太向往。我不想最终落败,灰溜溜的随便捡个中小城市养老婆抱孩子就那么呆着一辈子。 XX说,你看人家V,事业爱情双丰收,我回复说是啊,但我一定会比他好。自信过度的时候人们会觉得你很傻很天真。 现在这状态不太好,有时候还竟然会想到XX,想XX是个啥样的人啊之类的。又会把XX和1981联系起来,说XX的名字和1981只相差俩字母,在我的电话本里几乎看不出来什么区别。 这么想对我不公平对1981和XX都不公平。哦,Z同学不要笑话我了,革命的大风大浪快快把我成功的由不和谐的1催变为和谐的0吧。

火锅酸的惹人冒眼泪

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吃蛋糕,一点儿也不喜欢看下雪。我只不过是喜欢吃雪糕和喜欢看鸡下蛋而已。吃雪糕的时候我都快吃完了都已经开始咬冰棍儿的棍儿的时候,你还才刚刚吃起,我诗情画意的跟你说,你看,我操怎么又下雪了。

所以当我们一起吆喝着吃蛋糕的时候我却默默的想着小时候看鸡下蛋。

所以火锅也酸的惹人冒眼泪。

戴着纸做的象征着寿星实际却像圣诞老人一样傻的帽子的老女人腼腆的吆喝着大家一起拍照,服务员小姐受不了一窝蜂的人喊茄子于是合影便朦胧派了。

在Ktv里听女人装嫩和自己破音上阵,如此不和谐的结果是喝的水比唱的歌多的多。 好吧我也困了所以就再说最后一个话题吧。好啊那我想想,嗯对了我们现在都20多岁了那我们说说我们该怎么一点点活到80多岁吧。呵。好的那我们现在20多岁了所以再过5、60年我们就80多岁了,好了这个话题结束你睡觉吧。好的,晚安。

只怪自己太入戏太紧张才会lia gong

最近的事情似乎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大小boss对我厚爱有加,赞赏期许并分配很多任务以便累死傻小子。做个小项目的小主管要引领同级别的同事走向全国各地。新来的小小同事也比较对我有好感,出差个一次还对别的老总推荐我,欢迎他们给我挖去。 只是自己有时候太入戏太紧张。比如吃饭的时候会忽然冒出个黑龙江,买东西的时候想着交通,打电话的时候想着住宿。大boss让我带着一起走向未来可是我自己也从来没设想过未来,带着一起走四方可我自己也没走过四方。 明天能K歌我得多唱点儿吐出点怨气,比如雨一直下为什么你背着我爱别人啊什么的,能扯的嗓子冒烟最好。 别人的春天似乎最近老是能碰到我可是那也不是我的春天啊。我的春天在哪儿我也知道可是我不敢端上来啊。 所以才会lia gong。

心酸啊心酸

看着超市里的价格标签衣服店里的价格标签便利店里的价格标签,我就一阵又一阵的心酸,各位爷爷们,你们听到我心酸的疾苦声吗。

今天参加了个gay小型聚会,自从上次我跟松鼠儿一起参加一个聚会后,觉得真的能学到很多东西,他们比我们年龄要大,考虑的问题比较多,有的甚至是我压根没想过的问题。比如形式婚姻的婚前公证等等。

这次有点儿文艺青的感觉,是讨论如果我们的一生是从老人到婴儿的倒流,会怎么样。8个人的想法几乎没什么共通之初。只是不能想太多,人哪有那么多可以想选择什么就选择什么的时候。

明儿要以新面貌充斥在办公室里!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大肢男不许给我卖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BD不稀罕你!

明天出去走走逛逛街!

亲爱的BD~喂喂~我再喂喂我就可以用肚皮说话了哈哈,哥哥我厉害吧~

————————————————

BD 23:43:40
我想听你讲话 怎么办怎么办

Hiyato 23:44:25
那我给你打电话?     

BD 23:44:51
睡前打  

Hiyato 23:45:02
太不可能了啊。    

BD 23:45:47
你就轻轻地喂两声 然后讲句让我高兴的话 就可以了  

Hiyato 23:45:58
好的好的    

Hiyato 23:46:02
我睡前出去给你打 哈哈    

BD 23:46:11
我就可以睡的很好了

我讨厌死你了。

我讨厌死你了。你不要刨根到底的问好不好,我下楼碰见个美女你就问是多大哪儿的还问我怎么认识的,网友怎么着吧。你不要在boss面前人来盛仿佛很全能而出门就是缩头乌龟早上不知道定闹钟,一大早就手机没电,出门不愿意联系人全是我张罗好不好。你不要做些丢人现眼的事情好不好,偷偷去拿别的座位上的东西。你不要缺心眼儿好不好,去超级没价值的场子还不注意听结果白浪费时间,赶上下班高峰期回单位又嫌挤,而我则是早就提醒你并且你也答应只坐一下就出来。你不要太过刘姥姥好不好,看了人家演示半天了我都等急死了当我问你是什么公司演示的你却不知道。你不要太孙子好不好,自己要晚回非要跟人家正常下班的人一起坐公车结果一路又嫌累又嫌饿一遍又一遍的说直接挑战我的忍耐极限。你不要太不男人了好不好,我比你要小近两岁呢,什么好事儿你都抢着要,根本不问一下别人。假B交际花,真B窝囊废。

我难受死了今天

简单的说是早上起来发觉左边半个身子从上到下都难受。脖子疼肩疼后背疼胸疼腰疼屁股疼脚脖子疼。

特别是胸,仿佛被人拧了一样。

天啊举箸提笔多有不变,恐大去之日……

哎买火车票的时候就想着找个铁路部门工作的BF该多好。电脑坏了就想着找个懂电脑的BF多好。整牙的时候就想着找个整牙的BF多好。身子不舒服的时候就想着找个做爱高手BF多好。

我36岁如果这样我革了自己的命!

2008-3-14 0:51:07 某男
我刚上来,你又在加班啊
2008-3-14 0:51:29 Hiyato
刚做完啊
2008-3-14 0:51:49 某男
还么有参加工作,就这样辛苦,以后怎么办呢
2008-3-14 0:52:16 Hiyato
呵呵 以后做公务员啊
2008-3-14 0:53:06 某男
不要做
2008-3-14 0:53:11 某男
很不好的职业
2008-3-14 0:53:19 Hiyato
哦 那好
2008-3-14 0:53:46 Hiyato
你的blog地址是多少来?
2008-3-14 0:54:03 某男
*****.blog.sohu.com
2008-3-14 0:54:12 某男
多日没有更新了
2008-3-14 0:55:23 Hiyato
你的照片 我没看过清楚的
2008-3-14 0:55:56 某男
什么
2008-3-14 0:56:03 某男
我们就彼此交换过一张
2008-3-14 0:56:06 某男
我很普通
2008-3-14 0:56:13 某男
不适合你的
2008-3-14 0:56:38 某男
你也不要说,是否适合,要由你说了算
2008-3-14 0:57:44 某男
学艺术门类的,大都追求完美,我内心也是这样,所以你心底里还是喜欢帅哥类的,我亦这样想,所以我理解。
2008-3-14 0:59:05 Hiyato
我不是艺术类
2008-3-14 0:59:22 某男
大抵如此吧
2008-3-14 0:59:41 Hiyato
用口语聊天
2008-3-14 0:59:49 某男
我36,170,62,1
2008-3-14 0:59:57 某男
非常普通的一个人
2008-3-14 1:00:09 某男
心底善良
2008-3-14 1:00:19 某男
文笔还算流畅
2008-3-14 1:00:36 Hiyato
用口语聊天
2008-3-14 1:00:52 某男
这就是口语了
2008-3-14 1:01:01 某男
我今晚看了电影,鲁迅
2008-3-14 1:01:13 某男
言语可能受了影响呢
2008-3-14 1:01:25 某男
不过,我觉得古文是很好的东西
2008-3-14 1:01:33 Hiyato
你又不是未成年 自己语言还受别人影响
2008-3-14 1:01:36 某男
读起来满口生香的
2008-3-14 1:01:59 Hiyato
你这不是古文 顶多是近文
2008-3-14 1:02:12 某男
是白话文
2008-3-14 1:02:42 某男
五四运动,革了古代思想的命
2008-3-14 1:02:53 某男
这是它不好的一面
2008-3-14 1:03:19 某男
大陆人,同港澳台同胞在一起,为什么少了一种韵味
2008-3-14 1:03:26 某男
我不知你想过没有
2008-3-14 1:03:31 Hiyato
瞎说
2008-3-14 1:03:43 某男
说来说去,是缺少一种书卷气
2008-3-14 1:04:06 Hiyato
瞎说 你是不是没看过台湾综艺节目啊
2008-3-14 1:04:17 某男
这种书卷气同港澳台保留了更多的古代思想文化有关的
2008-3-14 1:04:30 某男
那是新新人类
2008-3-14 1:04:43 某男
要是综艺节目,都差不多了
2008-3-14 1:04:50 某男
我是说社会上的普通人
2008-3-14 1:04:51 Hiyato
拜托 是媒体语言啊 主流语言
2008-3-14 1:04:59 某男
包括政治家
2008-3-14 1:05:08 Hiyato
而且白话文和南方的语言基础也不一样啊
2008-3-14 1:05:18 某男
媒体语言就是主流语言?
2008-3-14 1:05:18 Hiyato
压根不能混谈啊
2008-3-14 1:05:36 某男
我说的是书卷气,是指内在的气质
2008-3-14 1:05:45 某男
你怎么同语言扯上了?
2008-3-14 1:05:47 Hiyato
台湾人字儿都不会写
2008-3-14 1:05:51 Hiyato
啥书卷气啊
2008-3-14 1:05:53 某男
你理解力有问题呢
2008-3-14 1:05:53 Hiyato
瞎说
2008-3-14 1:06:00 某男
好了,不说这些了
2008-3-14 1:07:16 某男
我是古典主义者
2008-3-14 1:07:32 Hiyato
啥叫古典主义者
2008-3-14 1:08:26 Hiyato
古典主义是唯理主义,是人家西方的东西
2008-3-14 1:09:15 某男
很怀念羽扇纶巾的年代
2008-3-14 1:09:24 Hiyato
是美学的范畴啊
2008-3-14 1:09:29 某男
宽袍大袖
2008-3-14 1:09:38 Hiyato
羽扇纶巾是啥年代啊?我觉得文人是宋朝最好。宋朝不是羽扇纶巾的年代
2008-3-14 1:09:38 某男
你再掉书袋
2008-3-14 1:10:11 某男
我是泛指
2008-3-14 1:10:33 某男
你再掉书袋,我就再理你了
2008-3-14 1:10:44 Hiyato
我不是掉书袋 是你掉的啊
2008-3-14 1:10:47 Hiyato
还不合适。。
2008-3-14 1:10:47 某男
我读的书,不必你少
2008-3-14 1:10:53 某男
不比
2008-3-14 1:11:09 某男
你对我有兴趣啊?
2008-3-14 1:11:24 Hiyato
有啊
2008-3-14 1:11:52 某男
我不信
2008-3-14 1:12:32 Hiyato

2008-3-14 1:12:43 某男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2008-3-14 1:12:54 某男
我不去查的,你放心
2008-3-14 1:13:03 某男
我也么有那个时间和精力
2008-3-14 1:13:53 某男
你在干什么呢
2008-3-14 1:14:02 Hiyato
在找歌曲啊
2008-3-14 1:14:05 Hiyato
我不告诉你名字
2008-3-14 1:14:22 某男
怎么说话有一搭无一搭的
2008-3-14 1:14:28 某男
那你找我
2008-3-14 1:14:32 某男
那你找吧
2008-3-14 1:14:38 某男
改日再聊
2008-3-14 1:14:56 Hiyato
找什么啊
2008-3-14 1:14:58 Hiyato
找好了
2008-3-14 1:15:06 某男
夜深了,我不想这样陪着陌生人,在电脑这边傻等
2008-3-14 1:15:18 Hiyato
陌生人?
2008-3-14 1:16:01 某男
是啊,没有见过面
2008-3-14 1:16:06 某男
不知道姓名
2008-3-14 1:16:29 Hiyato
嗯 好
2008-3-14 1:16:36 某男
不是陌生人,难道是故人,甚至是知交?
2008-3-14 1:16:58 某男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2008-3-14 1:17:15 Hiyato
掉书袋
2008-3-14 1:20:21 某男
我很喜欢这首诗的意境呢
2008-3-14 1:20:26 某男
说正经的
2008-3-14 1:20:35 Hiyato
这首诗的最大的优点是没意境
2008-3-14 1:20:37 Hiyato
生活化
2008-3-14 1:20:45 某男
今晚,我忽然觉得上网有时候真是浪费时间
2008-3-14 1:21:02 某男
其实有很多书都没有看呢
2008-3-14 1:21:04 Hiyato
快下巴
2008-3-14 1:21:05 Hiyato
下吧
2008-3-14 1:21:13 某男
我想专研一下佛经
2008-3-14 1:21:30 Hiyato
你想看啥就看啥
2008-3-14 1:21:31 某男
你在这样胡乱“幽默”,我真的不理你了
2008-3-14 1:21:42 某男
同你说正经话
2008-3-14 1:21:47 某男
你总是打岔
2008-3-14 1:21:53 Hiyato
你在这样胡乱掉书袋,我真的不理你了
2008-3-14 1:21:54 某男
有点正型好不好
2008-3-14 1:22:01 Hiyato
我说的有错的吗
2008-3-14 1:22:06 某男
你删掉我吧
2008-3-14 1:22:10 某男
就这样
2008-3-14 1:22:28 某男
每次看见你,开始是高兴,说道最后就来气了
2008-3-14 1:22:28 Hiyato
好啊
2008-3-14 1:22:32 某男
什么人啊
2008-3-14 1:22:46 Hiyato
有啥气的
2008-3-14 1:22:51 Hiyato
文人酸气
2008-3-14 1:24:04 Hiyato
你确定删除哦
2008-3-14 1:24:37 某男
你可以找一个更欣赏你幽默的人
2008-3-14 1:24:52 某男
我需要的是真心交往的人
2008-3-14 1:24:56 Hiyato
你可以找一个更欣赏你文采的人
2008-3-14 1:25:04 某男
我不是闲的无聊才来这里的
2008-3-14 1:25:24 某男
我已经不说话了,你还说什么
2008-3-14 1:25:37 Hiyato
啊?

早晚有一天我收购了你再把你给弄下岗

Boss太过分了,早晚有一天我收购了你再把你给弄下岗。 郁闷,晚上自助吃的太多,结果还经不住女生一起买水果的诱惑也买了香蕉和芦柑并又吃了俩香蕉和俩芦柑,于是没到两点我就拉了,还真是十三点啊。 把愤愤和郁闷全冲掉,谢谢马桶阿姨。

请随身携带洗发水儿

跟着一个EQ极低的Boss干活的结果就是很郁闷。

天气很暖了跟着办公室的妹妹去买了两个超级便宜的杂牌的鞋子才60块,阿嚏,伟大的祖国,请给我加工资吧,请让我别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吧,请让我在想报个啥班的时候毫不含糊立即就报吧。

另外请各位在Big day的时候一定携带自己的洗发水儿,别自己的味道和别人的味道互相串通,于是你总觉的对方是你的手于是成了你SY或者你是对方的手而对方在SY。

趁着还年轻,多郁闷郁闷吧。

向雷锋同志学习并保证不缺心眼儿

我记得小时候我都把3月5日当作节日来对待的,我喜欢帅帅的雷锋同志并将之当作自己的偶像,我也清楚的记得我小学的时候写过这样的文章,帮助了某某老大娘搬大米,大娘问我叫什么,我跟她老人家说,我叫学雷锋~

不过咱能别那么缺心眼儿吗。

由于下午逃出办公室唱歌儿去了所以晚上在宿舍里疯狂的补活儿,这时候舍友问,你昨天夜里是不是接了个电话然后骂人了?我说我是接了电话可是我没记得我骂人啊?他说可不嘛,隔壁哥们都听见了。我一听就慌了,昨天给我打电话的可是我的闺密啊。
闺密昨晚给我打电话倒确实是个有点儿缺心眼儿的事情,昨天晚上临睡前我跟她商量第二天唱歌的事情,完了我赶紧刷牙睡觉因为早上早起开会,可我刚睡着的时候,那可怕的她非要我设定的新闻联播声音就响了,我一接就听到那诺诺的小女孩的声音:你睡了吗?哦好好,我就是问你,你会唱了那首我们要合唱的**歌儿了吗?我#¥%……&*。

H同学最近也有点儿小小奇怪,我觉得不是我的问题,他说的啥我都能回驳,算了,不说了,下午唱的挺开心的,还有,祝你生日快乐。

从组里退出到社里干,果然比较正规,boss说月薪包括基本工资稿费和餐饮补贴,哦也,上帝保佑我的月收入上到四位数吧,可估计还得好好积攒RP。还说要办发工资用的银行卡,而且是我喜欢的那家绿色小银行,哦也。

我困死了,活儿终于基本弄完了。

在沾满米粒儿的饭桌上沉沉地睡过去,不想再醒过来

重返办公室的第一天就很不利,早上起床的时候眼镜坏了,于是我跟瞎子一样的摸滚翻爬的撞进办公室,还开会。Boss亲切的与我们交谈,还指着另一位男性对我说,你别看**没你聪明,可人家出门社交上可比你成熟,我说你也得往成熟了打扮,是不是还要给你拨点儿着装费啊?你看你这裤子,你看你这头发,啊,你看你这袜子!我脑袋就开始飞快的运转了,这个Boss打量我的顺序到底是从哪儿到哪儿啊?

重返办公室的结果是我在清理桌子的时候发现我竟然也有环保筷子,弄的我脑袋一激灵下。筷子是别人送的,还挺精致,自己心想着以后也要跟松鼠儿和他的闺密学,走哪儿都环保环保。心中不禁浮想联翩,饭前我大叫一声,大家等一下,我拿我的筷子;饭后大叫一声,大家等一下,我去洗筷子;或者出了饭店的时候,大声叫一下,大家等一下,哎呀我筷子插在我的米饭碗里忘了拿出来了。嘿嘿,当然这些都是我自己杜撰出来的个自我来,不过想想真可爱啊真可爱。真这么觉得的,相信我。

晚上闺密和我语聊,说到她上学期末又开始再次想念她之前的小心爱的事儿,她说嘿嘿俺那就算是个回光返照吧,然后我接了一句我自己觉得很牛逼很值得喝彩的话,我说您那不是回光返照,您那是,诈尸。

困了,忽然间忘了一件我打算写出来的今天发生的一件有意思的事儿,那就不写了吧。不说处女座追求完美吗,偏不。

你说我该不该老发短信啊什么的呢?怪不内什么的。

割开你的脑袋,把你的心思看个底朝天

著名美剧(不好意思当我不知道用啥定语形容的时候我就用著名了)Heroes终于看到了第一季的最后一集,哎呀那结局真叫个牛逼啊,果然是既承前又启后。那么多个拥有超能力的人终于在一个地方见了,并处理了反一号。我就知道编剧让那个准总统有飞这种中看不中用的本事肯定不是花花哨儿的,果然在他弟弟这个小炸弹即将崩溃的时候一个箭步上前抱着他飞向十万八千里外。兄弟俩那飞的可真叫一个帅啊,你说我啥时候能抱着个孩子飞上去,咱也不求有他那火箭一样的速度了,就波音737的速度也行了。

各个heroes有各自的本事,比如有人能听见很细小的声音,没劲,吵死了;有人双重性格,没劲,难相处;有的人能隐身,没劲,以后碰着丢东西的事儿都会怀疑到你头上;有人能改变物体密度能穿墙,没劲,瘆的慌;有人能在受伤的时候自动恢复原貌,没劲,又不能永葆青春;有人能画出未来景象,没劲,他画画的时候只有白眼球,太丑了;还有个小孩儿是个电子高手,我本以为他展示自己法力的时候能在镜头上炫一下他的超快的打字速度和他专注的深邃的眼神呢,结果这美剧进化了,让他摸一下就行了,不过他后来控制了选票结果,OMG,太棒了,我要是会这功夫多好,大家都给我投一票……

反一号的本事不错,只要割开别的英雄的脑袋他就能学会那个英雄的本事儿,而且人家反一号意志基本是坚定的,所以很偶像很值得人去哈;正一号则是只要在别的英雄身边就能把人家的技能吸取过来,看似更前沿一点,可是,确实难控制啊,而且很软弱,不好不好。

我要是有反一号那气场多好啊,你看喜欢他的粉丝儿可多了去了。我也挺像割开你的脑袋,把你的心思看个底朝天。

正一号的哥哥,那个会飞的也不错:这正当青春,能飞的跟火箭一样,几十年后即便老了,也能差不多有个直升机的速度吧?那时候抱着个自己的心爱飞啊飞,该多美妙啊。

所以我还是忍不住又看了一集第二季的,那个能自愈的小美女身边又换了个帅哥,和上一季一样,还是个很可爱的小白脸儿,不过这次这个小白脸也是个hero,能飘着,跟童话一样。第一集结尾他飞在那女孩的窗户边儿偷看她,真叫个帅啊,特别是最后忧郁而飘逸的转头飞回自家的那个瞬间,挖。可惜,没法截图,一截就成这样了……

三五年后,聊聊我们各自的失败和伟大

“希望三五年后,一切都会过去,你我还能坐下来喝一杯饮料,聊聊我们各自的失败和伟大。”

我打包票三五年后咱们不可能再坐下来一起喝杯饮料,不过很奇怪的是我现在竟然把以前的事儿当作笑话讲给我朋友听了。我知道我讲的时候很艰涩也不那么好笑,不过也不那么难过,事儿就那么过去,残酷的不是彼此,而是时间这玩意儿。

那天想买鞋子没买到却买了件上衣,今天发现我实在不太好意思穿,亮色纯棉的小卫衣儿穿着太显得瘦了,不好不好,等春天彻底来了再说。

我今天下了超级马里奥,玩儿了几盘,发现自己和多年的自己一样,还那么屎,敢情我这么多年是白活了。

看了个最近电影院上的片子叫婚礼2008,反正就是那种仿石头又不及石头中间加了不少植入式广告的那种片子了,看到最后为男主角的一句台词叫好。

事业上,一段新的开始就要到来,希望自己能有条理点。

晚饭好吃,吃了好久没吃的锡纸烤翅,那味儿,还有那小子点的菜叶子也不错,两碗米饭下肚。

饭后的经历有有点小怂,那小子的闺密太酷了,是个时刻背着大书包坐下来就不断的对着手机往本子上抄东西而且还抽烟的漂亮小丫头片子,看着没我大,比我是酷多了,那小子老说我不像P-G,这丫头也一点儿也不像啊,漂亮的行吟诗人还差不多。

神经衰弱的意思就是又神经又衰又弱

神经衰弱的意思就是又神经又衰又弱。

神经

这两周处女都很旺,我把这事儿告诉正在元绿寿司的八十分,八十分甩了甩他的新发型对着对面的我说,没错儿,我最近桃花特旺!四五个人追我呢,真的而且都是特正经的追!
换了发型的八十分让我觉得特别陌生,他的皮肤还是那么不好,估计忙的还是连轴型的,他特开心的从早忙到晚又和我一起吃晚饭,他说我看中两双鞋一共得一千四五百,结果我这月工资才1900,所以我就有默默的工作了。
吃完饭了他送我去公车站,在公车站他终于忍不住的问我,你怎么剪这头发了,太不习惯了,怎么变那么乖的头发。

我连着几天都很萎靡我跟H说这事儿的时候,他怀疑我心理有问题就说你出去走走吧我说不的,这是手淫过度。H说不行就买个啥器具。大家瞧这孩子坏的。这孩子是够坏的,最近他过生日我压根约不上他,所以我决定不约他了,枉费我好早前就想着他生日该咋过呢。我让他陪我买裤子,他说没时间啊他爸妈要给他过生日,然后我说kk还没约上呢,他又说要不下午唱歌?还问叫他吗?你瞧这孩子坏的,不陪我买裤子,就爱唱歌子。

我其实想买鞋子,想了好几天了,我脚上这鞋子太超负荷工作了我得让它们歇歇,可是好看鞋子贵,便宜的鞋子不好看,哎这道理太亘古不变了。结果就买了裤子又没了上衣可就是没买鞋子。

今天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勃起的,那就是今天我跟一个校友搭伙儿去了一个G和L的聚会,看到了很多大龄们在讨论形式婚姻的问题,财产啊公证啊生活啊孩子啊,这些问题实在是我以前没考虑的,今天收获很大啊。(怎么写的跟小学日记一样)
这个校友特可爱的一孩子比我小个俩月,那眼睛忽闪忽闪的太勾人了,他博客上的图片特牛逼,不行,啥时候给做个连接供着。

晚上最终还是成功的教某人口语了,某人是谁呢,姑且介绍为,某著名化妆师吧。哦也。

回学校路上接到A的电话,很久没联系了,我惊讶的发现我竟然删除了他的号码。可是他的号我是忘不掉的,曾经喜欢两年的人,这号码是烂在我脑子里胃里食道里和十二指肠里了。

他说要去玩,我后来拒绝了,天啊我竟然拒绝了他,我太爷们了。

自己吃片儿春药你就变性感了

他说他其实喜欢极其普通的人就是每天上班下班生活,特踏实的那种。
可我最近一直觉得每日郁郁寡欢的上下班实在是人生的煎熬与浪费,可见我和他的观点有点不同,也许是手上缺了条事业线作祟,总之我老是幻想着以后居无定所又生活无忧的生活。所以当某人跟我说他又要跳槽了加薪了云云我总是不自主的过滤过滤或者刚说完的话就忘记。
到底以后会过什么样的生活呢。

我说起床就出门买鞋子去结果起床了后我磨蹭磨蹭到三点才出门我跑了几个我经常买衣服的地方然后觉得要么不喜欢要么太贵。知道物价上涨的最大结果是什么吗,那就是我每次上街牙根就被咬的生疼。结果我最终还是没买啥鞋子却在某家全场三折的店里花了三百六十块钱又买了个黑色的羽绒服,真是很傻很天真。

一个人到某家店里吃晚饭也是这一天的第一顿饭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寂寞想给谁打电话结果却没接。坐在玻璃旁的我看着外面妖娆的世界和多个打扮鲜艳的男生走过并猜测他们的年龄。

我觉得我的审美还是不落伍的所以我可能还不能算是大叔,啥是美啥是丑,我懂。只是为啥这个世界变得不那么性感了呢。算了不管那么多了,自己吃片儿春药你就变性感了。

麦乐迪不如钱柜好,格蕾比刘跃进好看,总结完毕。

唱歌真是让人又年轻又快乐,尤其是今天下午。
麦乐迪不如钱柜好,格蕾比刘跃进好看,总结完毕。

另外忍不住说《同窗会》太完美了,初恋被他弄弯了,老婆被他搞定了,还有个小少男对他死心塌地,OMG!
1.这张截图的意思是他和小少男以及老婆和平共处不要原则~

2.这张截图的意思是他比耶稣还纯洁还凄美~

3.而这张就是他充满无辜表情的弄弯他暗恋的好友的罪证~~

宅男分之一

宅男的最高境界是你出门的穿着打扮和家里还是没什么分别,以天下为家,是多么大的胸襟!或者说这其实是宅男段数不高的表现?因为你实在是分不清宅的真正地点应该在哪儿。
所以我出门的时候才发现我穿的有点多因为北京今天是8度,但是明天我还是会这么穿着出门的虽然明天是9度。
人生中总会面临很多抉择,有的时候选择并不是很艰难而是很痛苦。对,艰难不等于痛苦这就好比吃冰棍儿和吃冰淇淋的乐趣不完全相同一样。
而今天我亲爱的紫日同学帮我处理了一下,或者说就是帮我直接选择了我本来要想选择的东西让我逃离了痛苦而不是逃离了艰难。于是今天心情很好我下午上课状态很好,至少我自己没睡着,晚饭的时候状态也很好至少我是桌上说话最多的那位。
我有很多事情要做,这往往让我心神不宁,用h的话来套用就是咱达不到的就不该想,但是谁能真正做到这点呢,还不都是这山看比那山高。
就好比以前地铁价格没降之前总能在地铁里看到帅哥而现在看不到了一样。以前我花三块钱就能看到帅哥,现在不行了。现在总是在银行看到帅哥,但是我去银行要花的钱可不是三块两块了。
貌似物价上涨了而我看帅哥的价钱也上去了,哎,民不聊生。

破灭啊破灭

人最大的弱点不在于力气少啊意志不坚强啊美女金钱权利啊什么的,而在于人们总是爱幻想幻想构筑自己的完美小窝窝,于是当真实情况出现的时候,人就受不了了。
记得以前高中女语文老师(三个定语顺序用的对吗?)说当毛主席死去时候的感受,那就是她一直认为毛主席是长生不老不会死永远的东方红的,这忽然死了于是她的信仰就破灭了,于是她觉得被欺骗了所以伤害很大。
今天忽然想到以上话是因为我关注了很久的个人站的站长结婚了于是贴了几张照片出来。你知道那站做的多美妙吗,站名叫青春之念:缅怀青春的记忆,已经有很多年很多年了,我好像大一时候就知道这个站了,经常看看站长写的日记图片啥的觉得很青春很念想,你说,这站长该是多么小资细致细腻敏感而且是男的的人啊,可是,,,,,他把他的结婚照贴出来了天啊,竟然是个圆胖脑袋谢顶微笑中能看出性饥渴的资产阶级非民主老男人!
所以我今天就纠结了。
我把这事儿告诉我的一个虚拟完美好朋友(三个定语顺序用的对吗?),他哈哈哈哈了一下问,这网站都是什么内容啊?我想都没想的说,个人站,发骚的。
也不能说我是外貌协会的,只能说我的幻想沉溺了太多年这个泡泡被我自己YY的大了肚子,没辙。
我忽然想到以前俺也有个发骚的博客而且写了很久,要是他们看到我长啥样儿,会不会也恶毒的说我是表里不一的人啊。天。
这些,包括我在内,都还好。比那些剽窃别人的东西放到自己博客啊空间里来构筑偶像式传播的人来说,我们至少还不抄袭,虽然表里不一,但表里都是俺自己的。比起那些故意构筑偶像然后让读者们对他产生大肚子的幻想泡泡的人来说,那些人是多么的用心恶毒而我们又是多么无辜啊。
最恶毒的是幻想你说你瞎幻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