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o at home

从爸爸手中接过来的电脑压根没有习惯键盘,打字很慢,竟然怀念某网吧和某机房了,真贱。
刚刚看电视的时候,偶正入迷于《武林外传》。今天还特好玩儿,说的是男角儿们全入迷于“青楼”,然后怎么了怎么了还不知道呢,爸爸从外面饭局回来,很明显的喝多了,手脚以及口腔等局部地方都不利索了,一把把我的帽子掀掉,我仰头就看到他老人家半张微笑的脸从我的视线右上方靠近靠近。耳朵一阵堵,爸爸终于把他的mp3耳机正确的塞到我的左耳朵孔里,我一听,是他老人家还听的什么军港什么歌曲的,还跟着唱了一段儿,并追问,好听吧?我整个是懵了,他说什么我都点头了……

妈妈心情一直都不太好,最近有所好转,我自认是我的功劳。今日把妹妹们送回外婆家,顺便下节礼,一个下午都泡在上面。外婆家是临县的乡下,开车要2个小时,师傅开车很稳妥,今天不知道怎么嘴也不贫了,呵呵。到了家里,外婆去洗澡了,外公竟然在院子里睡着,唉,老了啊。舅舅的新楼房盖好了,我去参观,发现设计的不错,只是还没有新家具。凡事都一点点来吧。

昨天跟妈妈一起去看双语学校旁边的地皮,说价格还算合适。于是两人吃过中饭没有休息就坐“11”路去了,一阵子走完,才发现双语学校是在西北部的二环路上的,真是把我累的够呛,地皮压根没有仔细看,妈妈说啥我都点头。我们顺便又看了一边的一处建设极其豪华的别墅,正盖着呢,可能因为雨雪天气吧,没有工人,于是我和妈妈私闯民宅,毫不客气的赞美,并补充,房子的主人不是经商的就是贪官……
几天下来,已经习惯了家里的气候——比北京湿润,以及冷。冷是因为没有暖气造成的,而湿润,也是我渐渐不能适应的。

刚刚上床扯了床头的电话线子,偷偷的拨号上了网,msn上竟然有很多人在线fb,包括某某人以及某某人。很开心的聊天,看别人的space。

咳咳,连自习室美女都有msn space了,我也要经营我的!大家意见如何?如果有msn space,我真担心我会彻底的被拉拢过去,因为space和即时通讯整合的太好了,实在方便。可是我怎么忍心割舍下bus呢。

现在的情况是我想同时拥有两边的blog,但是不知道怎么分类。或者这边就写“酸不拉叽的东西”(某人语),space那边就写像今天这样的被鄙视为垃圾文章的流水帐?哎呀哎呀不好决定费脑筋。

刚刚又过去了一天,新的一天到来了。和亲爱的们发了短信。右脸有点发烫,不知道是因为被电脑照的还是因为刚才看到某人更新的space被bs造成的……

2006了,某某人说,要安定下来了,不能象05年那样了。说的我很感动。我想,我们也是啊。一根绳上的蚂蚱。

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