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个剧里的主人公在学汉语让我想到了N年前在泰国时候的一次相遇

其实过程很简单。在曼谷逛街时候认识了一个小朋友,白白嫩嫩很好看的那种。约一起吃饭,不愿意我花钱只要AA,然后他要坐车回家。回家前说再联系噢。

他老家是北方一个小城,家里是开杂货店的。

我们在车站时候都忍住了没有继续提什么深入的事情,作为一个游客我也知道继续联系没什么意义,却在之后忍不住继续聊。

然后你情我愿的我又坐着车来到他的家乡,租了个车,他用蹩脚的车技在田间飞驰,看了一些游客完全没有看到过的景色,还路过了他家的杂货铺。

后来回国后,他说要学汉语,当然是三分钟热度。但也学了。某天写了一句汉语拍照给我看,我大哭一次。觉得有好多事情和缘分真的是短命的,尤其是同性。如果我们是异性恋,也许我有勇气再去泰国找他,也许会结婚?但是同性,很多缘分都在许与不许的社会下消磨殆尽。

后来我们之间还有后续的相遇,但和剧的内容就没什么关系了,按下不表。

附上截图。

祝福每一位看客的每一份缘分。

———

在微信的收藏里翻了好久才翻到这个照片。没想到时间过去那么久了,翻的过程中看到了这几年发生的很多恶心的不愿意做的事情。gay主题的人生真的在30岁之后就可有可无了。

微信头像是他给我拍的和一个流浪狗的合影,六年了一直没有变过。有一次领导说你咋从来不换头像,我也就笑笑。

 

 

收到这张照片时候,天色很晚,我在努力的看房 (租房)看到崩溃。觉得人生好累,幸福好远。

这的确是一段我没办法和身边人分享的一个人生经历。即便跟基友说也会被笑笑带过。没想到能在多年后藉着看剧的机会说出口,谢谢这个剧。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201201140

 

普通岁月

偶而想来,blogbus 四周年庆典的场景还很清晰。

记得那时候还是人在北京的学生,得到邀请后,兴奋地和同在北京的其他 blogger 沟通如何去机场。灰蒙蒙的清晨,在机场大巴的停靠站,找到了同行的其他 blogger,兴奋。是的,就是和 blogbus 这个名字十足契合。

庆典现场,看到好多名人。阿Sam,Niko,殊磊,gu。还有横戈,设计师Sin,blogbus 的员工。

记得还见到了歪酷的帅哥创始人过智俊先生,他像学生一样,背着双肩背包,在人群背后看着这一场喧闹。我问,你也是 blogbus 乘客吗?他说,不,我是歪酷网站的,我来看看你们,看看怎么把你们弄到我们那儿去。笑。

也记得自己在庆典结束后偷时机找到了横戈,为自己所在的研究所,向这个 blog 的代表人物做了个简单的采访。横戈英姿飒爽,气宇轩昂,踌躇满志。有点好笑的是,我忘记了采访内容。只记得横戈反问我,你研究 blog 还不知道王小山吗?

庆典后还和一位 blogger 相约爬上了明珠塔,留影。那时候手机拍照效果还不好,于是那位耐心的朋友还在回家后把相片从相机倒出来,在 qq 里传给了我。

后来这些 blogger 都去了哪儿了呢。

多年以后,有的人还依然是众多人的师父,在四号线的地铁广告里举着他家乡的热干面,笑着面对这个世界。有的人沉沦,丢了网站,换了个谋生的地方,尝尽失败滋味。有的人莫名蹲了监狱,出狱后写了一篇禁止引用和评论的博,宁愿寂寞。更多的人,则舍弃了 blogger 这个标签。和 blog 一样,Web2.0 时代的典型网站,死的死,僵的僵,如我们实际的人生。

而我呢。我也不知道怎么样。这么多年来,毕业,找了份安稳低薪不喜欢的工作,于是跳槽,再跳槽,再跳槽。离开过北京,还去过非洲很多国家很多年。然后又回来。

多年以后,我32岁,我觉得我变得特别特别普通,上班下班,不读书,不写字。偶尔和数目很少的多年友抱怨生活,抱怨穷,抱怨一切的不如意,然后在属于自己的平衡里继续生活。

不知道这样是好是不好,可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仿佛雪地里的人生的车轮因为之前走过的路轨太深而丝毫不能有任何方向的折转。

“多年以后”。- 很多好看不好看的小说故事都有可能写上了这四个字,吸引读者看到这篇小说故事的跨越,嗟叹岁月反复和蹉跎。这很简单,也很常见。也许每个人都曾提过这四个字。不为别的,只为匆忙生命里某一短暂的喘息。

这半年来,偶尔打开 blogbus 的频率增加。因为我相信横戈的话,blogbus 本就从来没有说过要关闭。一切如旧,功能多完好,网站速度也不错。充了五年的VIP,想着应该坚持写点东西,是回忆,也是思考。

希望能成。

2016

2016年年末的时候,去了一趟柬埔寨。又是一次自己一个人的游玩。虽是年末,却在休闲的时候没有回忆过去的一年。

这几年来,自己浑浑噩噩到极致,连总结也不愿意完成了。

做了一个表,找到了过去一年自己的电影订单,算是一个总结了。当然,不包括别人请我看电影的项目。

迷蒙

迷蒙中以黑色为主色调,时而有一丝丝其他颜色进入,整个画面像煮久的紫米粥。
死前也是类似的感受吗?

最无奈的一次高潮之后,我对身边的人说我要死了。
我挺着,动弹不得。
很多细微的平日里不会想到的过往无声而极速的闪过,很多年都没有的感知又回来了,熟悉的可怕。
熟悉的可怕,因为谁都知道回忆代表老去。
抱着自己,蜷缩着,希望掀开所有的压力,可惜只是妄想。

想离开自己,从食指的指甲里钻出,抽离,开心的飞,迎着亮光,践踏着时间,用青春的神气。

动弹不得的依然动弹不得。
只是身边的人变得太过遥远,似乎是嘲笑着的微笑。

木工

趁着618的时候为自己在这个出租房买了一只桌子一只椅子和一只鞋柜。
在这个父亲节,收到快递。根据说明书很快就安装好了。速度之快,进展之顺利,让我自己都觉得惊讶。

记得小时候人民教师的爸爸也是个很厉害的木工,可以自己把原木画图车线,裁锯,安装成书橱,桌椅板凳。
如果我生在爸爸的时代,我会不会也能成为很厉害的可以兼职木工的爸爸呢?
因为这个,所以这个父亲节也过的有一点点意义。

其实自己很想也有个孩子,于是成为父亲。
做父亲是什么感觉?面对一个年龄差距那么大的小人儿,喂他,养他,教育他,让他开心,说服他,让他熟悉这个世界。

记得林志颖有了孩子之后,有媒体问小哇,看到好兄弟有了孩子,自己有什么感觉?那个时候小哇还没有迎来如今的这个事业第二春,还很低潮,很默默地回答说,是的希望自己在人生的什么阶段就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我也是。

连续三天没有出门,却因为自己太不顾虑作息时间,而依然很疲倦。终于在最后一天的午后在沙发上睡去。
梦见妈妈,还是我记忆中她最有成就感和最精神勃发的时期的样子,我对着她哭。
睡梦中的哭,借口一般都是匪夷所思的。只不过是这只梦为了让我哭而随意为我编造的理由。
我对着她哭,我大喊,记得还躺在了她膝盖上,她无言。场景很旧很乱,仿若回到了我中学时候的那个家,那个对我来说最有归属感,最有记忆的家。
只有场景,只有我的表演,没有剧情。连梦中的妈妈都是很敷衍的为我配戏。

我醒来,抹抹眼泪,电话就在旁边。想了想,终究没有打出去。

Variety

1
年岁渐长,看到很多成熟的和不成熟的人。
善变,欺骗,虚伪,多疑。
经历过的人给自己以思考。
才知道,最成熟的表现便是包容。

2
初夏,到植物园看植物,感喟大自然的伟大,承载这大量的无边的物种,告诉世界的美丽,并让自己更富有魅力。
毕业开始住的时候,很享受一个人的生活,房间里只能有自己而不能有其他生物,所以出现一只蚂蚁都觉得很破坏情绪。
现在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那么不包容。世间好多学问,为什么有些道理的领悟那么花费时间。

3
曾问一位向佛的朋友,说,僧人可以看古兰经吗。
他略有迟疑,说也许只有得道的人才会以研究的心态看。
问,那么会借鉴其他宗教的精华吗?
他说,只有佛经才能制定规则。

4
愿人生不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