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 说: “18岁的你有什么烦恼和焦虑吗?” “嗯 好像也没有什么吧,要就是想挣钱?或者担心打游戏没能积分?其他没什么吧,整天也还是要开开心心的。非要担心自…

“18岁的你有什么烦恼和焦虑吗?”
“嗯 好像也没有什么吧,要就是想挣钱?或者担心打游戏没能积分?其他没什么吧,整天也还是要开开心心的。非要担心自己出门会不会遇到车祸这种吗?这些也是想也没有用的。还不如开开心心的。”

kid 转发 核酸阴申请移动 的广播: 从现在开始,其实可以停止焦虑了,因为未来一片漆黑,没有期待,就无所谓焦虑。世俗的评价体系完全可以不care了,谁还在为结婚…

核酸阴申请移动 说: 从现在开始,其实可以停止焦虑了,因为未来一片漆黑,没有期待,就无所谓焦虑。世俗的评价体系完全可以不care了,谁还在为结婚生孩子买房和事业焦虑,谁就是还有虚假希望。

虽然是开的精选评论 但都是精选批评类评论 这波操作蛮好 所以勒 骂电视台干啥 该骂谁骂谁去 – 转发 @东方卫视番茄台: 感谢大家对东方卫视节目的关心。以云…

虽然是开的精选评论 但都是精选批评类评论 这波操作蛮好 所以勒 骂电视台干啥 该骂谁骂谁去

– 转发 @东方卫视番茄台: 感谢大家对东方卫视节目的关心。以云录制方式制作的公益性专题节目《众志成城 同心守沪——东方卫视抗疫特别节目》明晚(4月13日)暂缓播出。欢迎大家对我们的工作提出宝贵意见。

东方卫视
2022年4月12日

看这个剧里的主人公在学汉语让我想到了N年前在泰国时候的一次相遇

其实过程很简单。在曼谷逛街时候认识了一个小朋友,白白嫩嫩很好看的那种。约一起吃饭,不愿意我花钱只要AA,然后他要坐车回家。回家前说再联系噢。

他老家是北方一个小城,家里是开杂货店的。

我们在车站时候都忍住了没有继续提什么深入的事情,作为一个游客我也知道继续联系没什么意义,却在之后忍不住继续聊。

然后你情我愿的我又坐着车来到他的家乡,租了个车,他用蹩脚的车技在田间飞驰,看了一些游客完全没有看到过的景色,还路过了他家的杂货铺。

后来回国后,他说要学汉语,当然是三分钟热度。但也学了。某天写了一句汉语拍照给我看,我大哭一次。觉得有好多事情和缘分真的是短命的,尤其是同性。如果我们是异性恋,也许我有勇气再去泰国找他,也许会结婚?但是同性,很多缘分都在许与不许的社会下消磨殆尽。

后来我们之间还有后续的相遇,但和剧的内容就没什么关系了,按下不表。

附上截图。

祝福每一位看客的每一份缘分。

———

在微信的收藏里翻了好久才翻到这个照片。没想到时间过去那么久了,翻的过程中看到了这几年发生的很多恶心的不愿意做的事情。gay主题的人生真的在30岁之后就可有可无了。

微信头像是他给我拍的和一个流浪狗的合影,六年了一直没有变过。有一次领导说你咋从来不换头像,我也就笑笑。

 

 

收到这张照片时候,天色很晚,我在努力的看房 (租房)看到崩溃。觉得人生好累,幸福好远。

这的确是一段我没办法和身边人分享的一个人生经历。即便跟基友说也会被笑笑带过。没想到能在多年后藉着看剧的机会说出口,谢谢这个剧。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201201140

 

芳华

我们高不了,我们要靠一个一直高的人低下去来拔高,要靠相互借胆来体味我们的高。

普通岁月

偶而想来,blogbus 四周年庆典的场景还很清晰。

记得那时候还是人在北京的学生,得到邀请后,兴奋地和同在北京的其他 blogger 沟通如何去机场。灰蒙蒙的清晨,在机场大巴的停靠站,找到了同行的其他 blogger,兴奋。是的,就是和 blogbus 这个名字十足契合。

庆典现场,看到好多名人。阿Sam,Niko,殊磊,gu。还有横戈,设计师Sin,blogbus 的员工。

记得还见到了歪酷的帅哥创始人过智俊先生,他像学生一样,背着双肩背包,在人群背后看着这一场喧闹。我问,你也是 blogbus 乘客吗?他说,不,我是歪酷网站的,我来看看你们,看看怎么把你们弄到我们那儿去。笑。

也记得自己在庆典结束后偷时机找到了横戈,为自己所在的研究所,向这个 blog 的代表人物做了个简单的采访。横戈英姿飒爽,气宇轩昂,踌躇满志。有点好笑的是,我忘记了采访内容。只记得横戈反问我,你研究 blog 还不知道王小山吗?

庆典后还和一位 blogger 相约爬上了明珠塔,留影。那时候手机拍照效果还不好,于是那位耐心的朋友还在回家后把相片从相机倒出来,在 qq 里传给了我。

后来这些 blogger 都去了哪儿了呢。

多年以后,有的人还依然是众多人的师父,在四号线的地铁广告里举着他家乡的热干面,笑着面对这个世界。有的人沉沦,丢了网站,换了个谋生的地方,尝尽失败滋味。有的人莫名蹲了监狱,出狱后写了一篇禁止引用和评论的博,宁愿寂寞。更多的人,则舍弃了 blogger 这个标签。和 blog 一样,Web2.0 时代的典型网站,死的死,僵的僵,如我们实际的人生。

而我呢。我也不知道怎么样。这么多年来,毕业,找了份安稳低薪不喜欢的工作,于是跳槽,再跳槽,再跳槽。离开过北京,还去过非洲很多国家很多年。然后又回来。

多年以后,我32岁,我觉得我变得特别特别普通,上班下班,不读书,不写字。偶尔和数目很少的多年友抱怨生活,抱怨穷,抱怨一切的不如意,然后在属于自己的平衡里继续生活。

不知道这样是好是不好,可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仿佛雪地里的人生的车轮因为之前走过的路轨太深而丝毫不能有任何方向的折转。

“多年以后”。- 很多好看不好看的小说故事都有可能写上了这四个字,吸引读者看到这篇小说故事的跨越,嗟叹岁月反复和蹉跎。这很简单,也很常见。也许每个人都曾提过这四个字。不为别的,只为匆忙生命里某一短暂的喘息。

这半年来,偶尔打开 blogbus 的频率增加。因为我相信横戈的话,blogbus 本就从来没有说过要关闭。一切如旧,功能多完好,网站速度也不错。充了五年的VIP,想着应该坚持写点东西,是回忆,也是思考。

希望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