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说说

近日极其高调的在食堂门口的路边卖旧书。
我喜欢看过路的人说说笑笑。他们坦然自若的享受着自己的大学时光。
只有将要失去之时,才知道本来的坦然自若是多么的没有根基。

这学校里的路。不像北大那样蜿蜒。不会给你任何悬念。你能想象到路面忙碌的人,却不能想象到随意的人。

这个学校本来也就是这样的。是多么的干练。

我们刚来学校的时候。还没有8号和9号楼,还没有新食堂。3、4、5号楼还没有翻新。那时候,旧食堂门口时多么繁荣。

吃晚饭和koala在校园里散步的时候,我们才惊讶的发现,哎呀,人都聚到文化广场这边来了。

记得当时7号楼还没有编号,记得大楼上还有“大学生公寓”几个字。是我们学校第一所公寓。所有02级的学生都在这里。我到大三的时候,还有人习惯称他为新生楼。

是唯一的一座楼。住满一整个年级。

现如今却被称作养老公寓了。

是多么的让人辗转反侧。

ps:从joe的blog上看到的。《武林外传》里出现的一首诗。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