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苋和阿哲

现在我坐在以前的学校的机房里,仿佛我从来不曾毕业过,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和以前一样坐在这里打字上网等待服务器出现奇迹,旁边教室里传来王老师的声音,以前也是这样的。 我有时候会忽然发现一些看上去平淡无奇的事情其实是很荒谬的,这常常令我发笑。所以我总是会忽然笑起来,象我一贯的笑一样地笑起来,我想这是很平淡的。 我坐在这里想写一个叫阿苋的女孩子,这是我杜撰的一个人,一个名字。我很喜欢这个名字–阿苋,阿苋是个很柔弱很可爱的女孩子。阿苋喜欢吃苋菜所以叫阿苋,阿苋阿苋,阿苋你饭吃了吗阿苋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阿苋你喜欢这件衣服吗?阿苋就很懵懂地点头摇头轻声地说是啊不是啊呵呵是吗,总之阿苋是很柔弱可爱的,从来不清楚自己和别人有什么区别。 我坐在这里享受着免费的空调想阿苋的故事阿苋要怎么写大家才会喜欢,我想阿苋要和一桩谋杀案有关,或者是一起失踪事件也行。阿苋迷迷胡胡的,阿苋其实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阿苋贯穿整个故事,阿苋喜欢吃苋菜所以叫阿苋。 我昨天去看阿哲了,阿哲家在荭草南路杨家桥91号602。荭草南路就在阿哲的学校后面。我先是去了阿哲的学校找老慧再和老慧一起去了荭草南路找阿哲。阿哲的家在荭草南路91号602。于是我和老慧沿着荭草南路找91号在哪里。可是我们一直要走到田林路了也没有看见91号,于是我就问了一个大楼的看门人荭草南路91号在哪里啊,他说是不是杨家桥啊。我反应过来哦我把杨家桥给忘了。路名是很要紧的,少了一个关键词都不行的。然后我们就找到了杨家桥91号,找到阿哲了。 阿哲看到我很开心的。我也很开心的。我和阿哲已经认识很多很多年了,我们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是好朋友了。可是当中有差不多7年的时间我们没有联系过,可是再后来我们居然在网络上遇见了,然后我们就又是好朋友了。我和阿哲在一起觉得很开心的。 阿哲的新家是和别人合租的,很大很大。阿哲说有一天晚上她睡不着就爬起来站在窗台那抽烟,然后看到对面的一个男的在洗澡,那个男的吓了一跳快点把窗户关关牢。哈哈我们都笑了起来。阿哲家前面有一个绿色的水塘,水塘的那边是一个工厂。小的时候我很羡慕家住在工厂里的同学的,因为工厂有很多很高很大的烟囱,看上去很俊美的很威严的。现在我看到阿哲家对面水塘的对面的工厂还是觉得那些高大的烟囱很俊美很威严的。 我和阿哲在一起总是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阿哲高兴起来就拉我的小辫子。阿哲的大脸猫坐在旁边好象很用心地听我们说话。不过我知道他是不喜欢我的,因为我也不喜欢他。不过只要他喜欢阿哲就可以了。 阿苋很喜欢吃苋菜所以叫阿苋。阿哲很喜欢折纸头所以叫阿哲,这都是我编的。阿哲是很好的小姑娘。阿哲很好玩的,阿哲老是逃课。人家提前一个钟点去占位子上课,阿哲提前一个钟点下楼去食堂吃饭。阿哲和我说她很想我的,阿哲说这话的时候看上去很腼腆的,其实阿哲就是很腼腆的。 阿苋也是很腼腆的,阿苋的故事我还没有完全想好怎么写。反正阿苋并不着急,阿苋是我编出来的小姑娘。 我的书包上挂了一个小盐送的如意结,阿哲看见了以后就尖叫了一声“啊!鸡毛掸子!”接着自己觉得不对又叫了一声“啊!棉花拍子”,我快点堵着她的嘴,我想她再下去肯定要喊的是“啊!苍蝇拍子!”。其实这是小盐送给我的如意结,不是什么掸子拍子的。不过阿哲这么一惊一喳的我觉得很好玩的,我和阿哲在一起很开心的。 现在我坐在以前以前的学校的机房里,仿佛我从来不曾毕业过,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和以前一样坐在这里打字上网等待服务器出现奇迹,旁边教室里传来王老师的声音,以前也是这样的。和我在一起的两个老师一边上网一边讨论美国的爆炸事件。这个昨天我和阿哲也讨论过,大家都很开心的,笑嘻嘻的,其实这样是好象不太对的。不过就是很开心的,笑嘻嘻的,这也没有什么太不对的。 阿苋阿苋,我一个早上都在想阿苋。阿苋是我杜撰的一个人,一个名字。阿苋是个很柔弱很可爱的女孩子。阿苋喜欢吃苋菜所以叫阿苋,阿苋阿苋,阿苋你饭吃了吗阿苋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阿苋你喜欢这件衣服吗?阿苋就很懵懂地点头摇头轻声地说是啊不是啊呵呵是吗,总之阿苋是很柔弱可爱的,从来不清楚自己和别人有什么区别。阿苋被牵连到一桩谋杀案里去了,或者是一个失踪事件。阿苋是很柔弱很可爱的女孩子,阿苋一直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其实。 昨天后来我们一起下楼去了。我要去读书,阿哲要去吃饭。我和阿哲在一起真的很开心的。阿哲的家很大很大的,前面有一个绿色的水塘,水塘的那边是一个工厂。阿苋就住在工厂里。 作者:S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