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

好文章,写的那么好,我还写啥博客!

http://pawpaw.blogbus.com/logs/20482011.html

夜,很深很漫长;心,很累很慌张。 尹丽川在接受采访时说:文艺青年之间的爱情,大多以悲剧收场。因为冲动是魔鬼,婚姻是自由的牵绊。像暗示她和何勇——秋天结婚冬天离,速度之快令人称奇。 好友bitch白说,他的初恋男友生了癌,化疗无效。这好像是5年前,和初恋男友分手后,我想象中的桥段。bitch白说,“大脑不敢往那里想,一想就止不住。有些疼,不是别人能体会的。从来没有发现,哭可以那么容易。现在,连蔡10的《日不落》都能催泪。”他在云南,我在上海。隔空,我仿佛能听到键盘被敲击崩溃的声音,心噼里啪啦碎了一地的声音,关节间咔嚓作响的声音……还有他眼泪划过脸颊的声音。我告诉他,“哭吧,趁现在把眼泪流干。去看他的时候,要微笑着出现。”“你哭,是因为本该发生在电视或电影上的一幕,突然降临到自己身上,一时无法接受,束手无策罢了。”bitch白说,“你一直伪装坚强,总有一个谁,可以触碰你最脆弱的地方,时间未到而已……”他,好恶毒。不过……亲爱的,一定会有。因为“心痛”让人感觉到“有心”,但远远还不能“无情”。 很难过的时候,拿出电话,第一个想到的是宝妮。我知道,如果我会难过,别人肯定也会。遗憾的是,我们的难过很少同时出现。于是,终究要独自与它对峙。 昨天早上10点,和失散已久的韦小姐在新天地喝咖啡。初夏的上海,太阳好得连脸上的瑕疵都看不到。有很多朋友在生活中消失了,在MSN上消失了,在电话薄中消失了,在一杯酒后消失了,在一段情后消失了,在一夜之间消失了,甚至在说了“再见”后,还是消失了……好像,消失就消失了,也不着急找回来,任日子一天天这样过下去。某日某地偶遇,相视一笑:哦,原来你在这里——只要感觉还在就好——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 你会老么?你未来会结婚么?你会不打招呼就离开么?你会偶尔想起我们么?你还隐居在这个城市么?你成熟了么?你双人床的另一边还空着么?你的牙刷还是一把么?你的那个他还是那么任性么?你还在为怀才不遇苦恼么?你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所有的一切,既然现在不说清,那从开始就不必去说明。 我这可怕的悲剧人格——因为我辈依旧一如既往,妇人之仁,为情所困。 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