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暑期是不是经历了太多的离别

我也不知道。

我以为我会以一辈子时间的大局观来不care这些东西,但是实际上我显然没做到。

闺密在我这住了一天多之后,以她榕树性格拖了一个箱子背着一个大袋子并笔记本电脑彻底回家了。

我送她到地铁。

闺密表现的没什么感伤,在地铁里,直到她下楼梯的那一刻,她还是戴着七年前刚认识她时候的貌似羞怯的表情,把自己的拎包的方式换了换,对我缩了下脖子,笑了一下,彻底下楼到看不见。

天气不是很好,但这一路的风景还不错,回去的路上,我对自己说。

只是看到728公交车呼啸着过来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崩溃,很难看的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