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

昨天傍晚忽然下了雨。我和小玩子刚从西院餐厅回来,所以路过这边主楼的时候,我们便奔向亭子躲一会雨。

我问,你知道高玉宝吗?以前学过的半夜鸡叫。

她说,知道啊。你问这个干吗。

我说,随便问问。

?

事实是我忽然想到爸爸了。

小时候,爸爸说,我要给你买两本书,一本名字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本叫《高玉宝》。当时的我,是知道前面那本书的,而后面的书却不是很清楚,爸爸就给我讲了半夜鸡叫的故事。

?

我听着有意思,就点了点头,记下了他的话。

?

但是没有。他没有给我买什么书。

?

后来学到了那课的时候,我把课本拿给爸爸看。爸爸于是看了看,似乎还得意的说,看我以前给你讲过这个故事吧,现在就很熟悉课文了吧。

?

却没有说书的事情。

?

后来有一大段时间,我都想找那本叫《高玉宝》的书,却没有找到,到现在也没有见到过。

?

《钢铁》倒是经常看见过。但是没有买,总觉得是啊,会有人买给我的。于是也没有看,不知道具体讲的是什么。

?

我喜欢送我书的人。如果恰好书是我喜欢的,那简直是完美了。

?

大学来似乎只有一个朋友送我书,书名是《父与子》。我笑,很感谢了。

?

我送给别人的书,大学里,大学就是给cy一本《蔷薇岛屿》,给zcx一本《他改变了中国》。

?

现在感觉怪怪的,我似乎是没有什么理由就买来送给了别人的。

?

有时候我想问你你爱看什么书,然后最终没有问。

?

我怕会有不同的观点。

?

记得几年前你的课桌上有一本《呼兰河传》,放在那里的样子,自己很是欢喜。总觉得好书和安静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是完美的。

?

还有你,总觉得在理科班级里,是不该有人看多少闲书的,你却例外。但是你看的是《基督山伯爵》。那么厚,我不知道是什么。

?

现在知道内容了,才意识到一点什么。

?

《远大前程》里的那个女人,我想和你见一面。

?

告诉你,我和你有同样的等待。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