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记

午睡起床身上觉得疼痛,妈妈说可能是我整天呆在家里实在是缺少锻炼,让我出去走走。

想了想,我决心回母校县一中看一看。

我在那里上学的时候,正好是学校的初中部和高中部分开的阶段。高中部来到东关外原师范学校旧址上重新建立。

那时候是什么样子啊,整一个乡下。还是泥土地。学生上学放学很是艰苦,我亲眼看见一位同学因为路太窄所以在下雨过后,连人带车滑到了臭水沟里,没了半个身子的脏水。

还有一阵子,学校犯神经,封校寄宿。受了不少苦。

所以没有什么明亮的回忆。而且我高考成功也不是在这个学校的,所以更是若有若无了。

学校有了全新的变化。

全心的楼层,科学馆实验楼办公楼宿舍。食堂简直比北外的旧食堂还好看。

我没什么表情。本来就是一个人,整个校园也是寥寥无几。就不需要摆什么表情。

报栏一直是我喜欢的,于是驻足观看。有英文版本的朱先生的散文,春。

轻轻的读了一遍。心情很好。

出了校园,往南走就是新的工业开发区,妈妈嘱咐我去看看县城新面貌。

二环路很宽阔,因为是新弄成的,所以没有什么车。我把自行车骑得飞快,路边的田野绿油油的,有蜻蜓飞。有大尾巴鸟飞。

忽然遇见一地的向日葵,背着太阳,却依然能感觉得到让人心潮澎湃的金黄。向日葵是那么的积极而由健康。很难想象着喜欢它们的人能够把自己的耳朵割掉。

车子飞快,我的手腕被震的生疼。想象着以前因为起晚了所以飞快骑车往学校赶的情景,心下里觉得不好意思。

那时候还小,有很多现在想到就荒谬的事情。

想着想着就想大声的叫唤一声,阻止自己再思考。

这个县城显然是发展的时候出现过断层。有特别特别旧而脏的楼群,有特别特别新而耀眼的大厦。

我不爱它,不因为它是我的家乡。

7月25日返校,看到听到想到的中间,没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