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木年久

一般我周末的时候都会关机,今天忘了,却接到两个电话。

一是本科的师弟,他打电话说他在美国了。因为他想逃避家人朋友对他的压力。所以你是同志吧?他问我,我有些不习惯对gay的这个称呼,觉得有点老套俗气。说,是啊。他立即说你干吗不早说,如果大学时候我就知道你是,那么我们当时生活肯定很愉快,有很多生活点。

二是ex,他要和我再见面。我记得他找我一般都是让我帮忙给钱什么的,不会无故找到我。现在想到当初在一起的时候,虽然内心不生气,但自然也不乐意重回过去。

周末就是宅着,只是这两个电话让我觉得荒木年久。听着很像《我只在乎你》的作曲者。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