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

从开始到结束,会遇见多少纠结呢?

如果在漆黑的夜里,迎面遇到暴走的人,你会惊讶吗?
?
安妮提到过暴走,说她喜欢,没有太多的思考,有淋漓的感觉,暴走就像是一种修行。
?
记得不太清楚了,只是暴走在我的概念里,还是和她有不同。
?
晚上10点钟,问talent去不去北理吃夜宵。不去。那我就自己去了。
?
深秋的夜很寒,手脚冰凉,身上的气流却很舒畅,仿佛自己被空气拉扯着向前移动。
?
北理就在我们学校隔壁,进了那里,能看到熙熙攘攘的人,有男女相拥的有滑旱冰的有刚下自习的。
?
会没有太多顾及的随意用手指划着空气,滑出自己心里正在想的字,事情,人名。
?
东西比北外便宜一点,我喜欢喝的水晶葡萄是2.5元。对的,我就是喜欢喝这平常平常的饮料,不像很有品位的人,只喝什么的只喝什么的。香草的可口可乐,罐装的雀巢咖啡,不认识的不知道名字的。
?
记得当初还喜欢c同学的时候,向她借车子,还的时候就思忖着怎么讨她欢心。
?
于是在那个嫩嫩的下午的自习房间里,把买的水晶葡萄和钥匙一起送上。
?
好喝吗?好喝。于是我就更坚定不移的爱上这种水。
?
后来和andry同学踩马路,问他要喝什么,他也要这个,于是心里觉得不错。
?
我知道的喜欢这饮料的同学还有不少。小玩子喜欢吗?忘记了。她好象有一阵子更喜欢喝纸包装的统一鲜橙多。
?
仿佛暴走就应该是快速的走。我哪里是那样。只不过是有节奏而已。
?
北理的校园里会有局部地区非常黑。于是我看大更多的,是眼睛里纠缠了很长时间的,已经习惯了的花色的移动的纹。
?
还有你的水的亮的眼睛。
?
他们学校校庆的时候,能看见很多介绍优秀校友的牌子,会走上去欣赏。欣赏我已经放弃了很久的理科的知识。
?
很多时候,只有马不停蹄的走,才能不疑惑。是吗?

之前有一段时间很不习惯自己一个人,现在又可以了。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