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松鼠帮的人就剩下这俩在附近了

去药店回来看见一个小美女从书店扭头出来,我只看到扭头的身姿了所以我不能确定,所以在她后面畏首畏尾的喊了一声leshel。果然是她,随便谈天到门口她说她在修自行车我就先走了,刚离开她没几步就清晰的看到了他们的右手师哥,想打个招呼但长了下嘴还是算了,人家估计都不记得我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