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稀的日子

上几天日子过的不适,整天都是那种似乎感冒要到来身体还死命抵抗的感觉,做什么都状态不好。 从段段请吃饭那天为最重,那天我们吃了我早有耳闻的王府井的桃花源,这个饭店是我一年前刚到广院的时候师姐就推荐的,那天终于吃成了,真是太感谢段段了。段段的蛋糕长得也很漂亮,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蛋糕,跟幸福的人一起吃饭,自己也跟着幸福起来。还有幸去了AC尼尔森,虽然没进办公室,但是,已经深深的感受到极容易闹鬼的氛围了—— 。 状态不好,后来想想也不知道影响到人家段段的心情了没有。 很久不联系的哥们忽然打了电话,开口就说要还钱,我愣了好几秒才想到大一的时候,他家出了点事情,四处找要好们借钱的事情。当时就说可能一时半会儿还不了,我也就没想过他会还了。如今哥们工作了,就立马要还钱,忽然想着很感动。 高中同学上周五来过一次广院,从遥远的北科。他们学校要与二外踢球,结果没场地,就跑广院来了。在操场上见到他,和他谈了5年前同问我们借钱的哥们,俩人都边低着走走路边唏嘘不已。 数字电视报告又开写了,每年都有不同的人写,带头师姐已经是超级牛掰的专家了。下周要出差,没我和林哥们的份,因为师姐不方便带男生。那么女同胞们你们要代我们向杭州人民问好啊。 今天陪牛牛师妹和琳妹妹去看牙齿,然后逛街。在学校呆了一个星期不出门,忽然走很多路的感觉真好。 最近过日子过到的就是这些。汇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