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感动,特想把自己的事儿说给你听

你吃什么,吃菜吃饭还是吃麦当劳什么的?
好久没见的已经工作的中学同学来北京培训于是就能见上一面。这和大学聚会重新见面的情景一点也不一样,没有什么寒暄相互吹捧,只是说了一句,H啊,你现在还跟以前那味儿一样。这是家乡话里经常说的一句话,没有普通话里说起来的那么暧昧,虽然我乍一听还是不那么习惯。那么我呢?我说,也还好啊。

我说我不想吃那些个垃圾食品也吃不饱,你来了我做东我请你吃吧。你说,不,我们单位发了餐票周边的饭店可以随便吃我请你吧。

我知道你不能吃辣的湘菜然后你又不要吃麦当劳什么的,所以我就带你来这里了。我们吃什么?我们吃条鱼吧,小姐,有小一点的鱼吗给我们来一条。你还吃什么?要不我们吃牛蛙吧,小姐来盘刀拍黄瓜,黄桃,干煸豆角。小姐,牛蛙辣吗?行,先就这些吧,凉菜给我们上快点儿。哎,你喝啥?喝啤酒还是喝可乐?哦,行,小姐,来瓶大可乐吧。

这餐具是消毒的吧?付费的吧?来,咱们用了。

我没有多说什么,于是话题全是他找到的。他说,嗯,还好,你还没变,还那味儿。嗯,你以后准备干嘛?嗯,我现在这个新的公司其实挺好的,比以前有发展机会。女朋友呢?

我这时候才仔细打量我的这个据说是我初中最好的铁三角之一的当时又高大粗壮又黑猛的哥们,现在没有我高了,眼睛因为下垂的眼袋而显得小了,有抬头纹了,变瘦了。

环境很吵,所以其实他说话我有一般都是听不清楚的,所以只是随意的接话。接话。然后忽然听到他说。

真好你能来,我今天可以不会一个人。我说你同事不都在吗。你摇头。

你说,来喝一个,今天是我的阳历本命年24岁生日,谢谢你陪我,也就你陪我。

吃完饭我解下我手机上的巫毒娃娃,这个我挑到的唯一的一个可以保佑工作高效的娃娃。我说这个我也是昨天才开始带,所以还算新,就给你吧。这个是巫毒娃娃,作用是。你似乎并没有听清楚我的话,而是高兴的接过来,说谢谢谢谢。

于是我的三个巫毒娃娃都没有了。一个是偷心的娃娃,本以为我能偷了他的心,结果似乎恰好相反。一个是让工作狂狮子工作有条不紊的娃娃。还有一个就是现在这个。真是都落到了好人家。

在地铁里收到短信,我回复说,嗯。他又回复说,在外面混都挺不容易的,哥们加油吧。我回复说,好。

我似乎没有更多的话来回应。其实你说今天是你生日的那一刻我特感动,特想把自己的事儿说给你听,但还是噎在了嗓子眼里。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