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我这依然是您的北京交通台

昨天下午下班后我匆匆吃了饭就倒床睡了,睡前看了表,才5点三十多分,某与某等人都还没下班嗯。可是我太困了,只是想到了这,我就立即睡着了。睡到天昏地暗,醒来时候,屋子里黑黑的,外面悄悄的,仿佛一场地震一场瘟疫一场动荡刚刚结束,而我是个苟且者幸存而已。只记得睡醒前梦中的最后一个景象,我遇见一个不是你却和你非常非常像的人。然后就没了。

人类就是有对黑暗恐惧的基因,黑暗会让人精神错乱内分泌失调心理防线崩溃。对着耀眼的显示屏可以做无数事情而目无表情心无杂想,可以随意看你的豆瓣广播看你关注什么,可是下了线上了床闭了眼睛天黑下来后就千头万绪的涌上来,发短信打飞机都不灵。

我和w同学和谐的暗中关注的一对情侣终于在一年纪念日的时候宣布散伙,我问w,这到底什么意思啊,w她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这么些个天的他们的文字甜美甜蜜或者露骨高H,都没个垃圾用。单身的人或者求爱不得的人又有个有力佐证来证明恋个爱的结果还不是最终单身,酸葡萄甜了。

我跟我的直男偶像说,偶像,快给我力量。过了几分钟,他在msn里说,我来了!我说快亲我一下,他就发了个嘴唇的表情,然后问,你咋了?我说我咋了咋了。然后就没了。偶像,你的作用已经发挥了,太感谢您了。

其实,我记得当初我是有北京交通台的功能的,是打车的好伙伴,可是现在我这个频率显然被屏蔽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显然觉得身边的一切都让我不爽,想离职想休假想对着电话另一边的狗日的忽然换个腔调对他们破口大骂想顶撞上司想对同事吵吵想起身抄个家伙把电脑给打了。

好吧,这些我都不会做,我还是会乖乖的打电话偷闲看我的豆瓣友邻广播,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