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失落

http://yea.blogbus.com/files/1156081213.jpg

短信:"我快要走了,到时候恐怕又忙又乱,没法给你们发短信了。你们多保重噢,我会想你们的。"

sarah是我的大学同学,即将到泰国任教。这是她今天发给我们的一条短信。
和sarah相识很有意思。大一的时候,有个协会放电影,是《浪客剑心》追忆篇。同行的还有另一位女生。坐在我们中间。当看到雪代巴给剑心刻上了十字伤的时候,坐在中间的那位同学吓坏了。不是场景恐怖,而是她左手的男生和右手的女生都哭了。

sarah是个很会耍电脑的女孩,聪明。和她共事很多次,每次都很有压力。不是来自她的,而是来自自己的心里。她真是太优秀了。
————————————

连接几日,最高温度都刚过三十。很晴朗,很清新。
整个暑假,傍晚吃过晚饭,都会和妈妈一起散步。听妈妈说过去,之前,现在与将来。

我总以为妈妈是全家最坚强的人。没想到,去年秋天一次失败,竟然让妈妈那么想不开。寒假里回去,妈妈递给我一件很薄的毛衣。说是多少多少钱买的。当时我还奇怪,为什么她会花那么多钱买衣服给我。现在才知道,她当时完全是为了买件东西给我做纪念,然后……

事情已然过去了,现在仔细想想,似乎还是和那样的结果很远。一生之中,遇见的事情太多,足见人的脆弱。

过去了,也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