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在水中央

  省不会游泳,她是个会在黑暗中失明的孩子。   省五岁那年冬天的一个夜里,家里起了一场大火。省在睡梦中感到一股强大的温暖的力量压迫在她的胸口上,那是她从未体会过的一种绵软的感觉。朦胧中省甚至能听见城中无忧寺清扬的钟声。   那场火把省的家烧得片瓦不剩。省被人从火光中抱出来的那一刻睁大了眼睛,她的目光象冰寒的潭水一样幽夐深远。她才五岁啊,人们都这么说。 从此,省成了夜盲者。   省的父亲是全城闻名的烟草商。每年有大半时间在外办货。那场大火烧去了他花高价从西域进的一批货。他抱着省看着废墟叹了口气,当即就决定带着全家迁到五百里外的格城。   无忧寺的方丈净空与省的父亲是多年至交。净空来送行的时默默看着省,对她的父亲说:把省留在无忧寺吧。   省的父亲用温软宽大的手掌拍了拍省头发上沾染的灰尘,摇了摇头说:不了。   省的母亲在一旁端庄地站着,她细长的眼睛一直伸到鬓角里去,她深情地望着自己沉静的丈夫,她想到一句偈语:境界风所动。   到了格城后的第九个年头上,省的双亲死于一次谋杀。凶手手段极其诡秘,被害人死得极为安详,只颈脖上有一处波纹状的致命伤口。省家出巨资缉拿凶手,却久久未果。到了省16岁生日那天,管家挟这笔巨资潜逃。省成了一家之主。   省将家财散尽后,在庭院中放了一把火。省站在庭院中央漠然注视着冲天火光,她感到眼底传来异常灼热的刺痛感,她捂着眼睛发出崩溃的尖叫声。这尖叫声象是要把所有人的耳朵钉在坟墓上一样恐怖。声音也传到了无忧寺,撞钟的百年楠木瞬间碎裂如尘。   净空快马赶到格城时,省家早已成了一堆灰烬。省独自站在灰烬中,象一尊时光雕刻成的神像般肃穆。   净空将省带回无忧寺。省的眼睛已完全失明。净空每日用寺后寒潭之水为她濯目,反复数次。   如此又过了五年,省已年满廿一。省的心如寒潭之水一样深亮清彻。   生日那天,省问净空:“为何杀我父母。”   净空双手合一,然后如平常一样为省濯目。   许久,净空答:“因你心如枯草。”   省不再说话。   次日清晨,净空圆寂。   省抬起空洞的眼睛望着远处荒脊的山脉,长长地叹了口气,缓步走进寒潭。   缘起缘灭,宛在水中央。 作者:S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