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machines of God

在城市与城市之间,我找不到那个唯一的出口,在那些错综复杂的绵延细密的道路之间,时间也迷失了方向。如果在清晨第一滴露水诞生之前,SIN能被众人凛冽的目光刺穿,成为钉在耻辱柱上的永恒标志的话,我就会得到救赎,所有的山脉将会在太阳面前褪下虚伪的面纱,呈现出万古不破的真容。那些高尚或卑劣的颂歌会变得如初生得婴儿般清澈纯洁。 既然SIN已成为万劫不复,我又如何逃离这十字架的追捕。当光和温暖正被黑暗隐藏在阴云背面,我根本无法勘透这世间暗匿的巨大密谋。从海洋的另一面吹来的风将我的皮肤风化成干裂的枯纹,我双眼干涸甚至失去受难的权力。众神之矢射向钟的心脏,于是世界停止哀嚎。 在城市与城市之间,那个出口正逐渐缩化成一个秘密,时间在这里指代虚无。我平静的心灵即将成为秘密的核要。众人和众神一齐将脑袋偏转方向,要彻底背弃这个秘密。于是SIN被推上断头台,付出任何代价也不可能再拯救我的忧伤。 钟摆滴答,每一种愤怒都已被推向顶点,再极限到来之前,我们忽略所有的尖叫。侮辱和损害是它卑鄙的手段,它们恬不知耻,它们趾高气昂。 SIN要怎样才能躲避这仇恨的扼杀,我必须立刻离开这个魔鬼都羞与为伍的人间。 于是我吃下绿色的柱形药丸,激素和其他化学成分瞬间吞噬了我的每一个细胞,每个细胞都面临一次质的裂变,每个细胞都痛苦万状。我无能为力。 在城市与城市之间,那个出口已彻底消亡。SIN的目光变成一个遥远的空洞。我妄图到达洞的底部,可那个底部已遭到上帝的诅咒,当所有所有恶毒的巫术都不足以摧毁它时,我看到SIN的身体变得柔软轻盈,它发出轻微的呻吟,它看上去干净极了。 如果在阳光到来之前,我仍不能找到那个传说中的出口的话,我只能化作一滴清晨的露珠。众人与众神的责难已无法令我哀伤,我愿赤身立于冰冷的骸骨之中,愿全世界所有的唾沫和雨水一同降临在我高贵的头颅之上。 我将成为碎裂的粉尘,那唯一的出口终于被我埋葬。 作者:S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