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姆佩尔不去天堂

—献给mothy,我亲爱的玻璃娃娃。所有的善意也都属于你。 —献给jane。生活在别处,在窗户的那一边。 吉姆佩尔是个傻瓜,所有的人都这么认为。可是我非常喜欢吉姆佩尔,就象铁凝喜欢白大省一样。 吉姆佩尔是个面包师,他把本来掺了屎的面包全部埋掉了,然后他吻了一下门柱圣卷,开始漫游各地。恶魔其实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还有他那死去后便变得象圣徒一样的妻子埃尔卡。恶魔长着尖尖的黑指甲,恶魔的裤子破得要死。埃尔卡是个善良的女人,她的灵魂跟着吉姆佩尔,因为吉姆佩尔就是上帝,他纯洁得象安息日上的果子酒。 我非常喜欢吉姆佩尔。吉姆佩尔经常去问拉比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就跟在吉姆佩尔后面,吉姆佩尔穿着宽大的土耳其外衣,晃晃荡荡地去圣坛找拉比。我和恶魔还有埃尔卡跟在后面。我身上充满了好闻的瓜地马拉的豆蔻、东印度蕃荔枝和西班牙的长春花混合的味道。埃尔卡手里拿着一本妇女祈祷书,这个可怜的女人现在她只能这样才能减轻她的罪恶,恶魔一直在咕咕囔囔地说吉姆佩尔是个十足的傻瓜。 吉姆佩尔问拉比,为什么弗拉姆波尔的人都说他是个傻瓜,拉比假惺惺地劝了他几句,拉比摸着自己的山羊胡,细声细气地说:“吉姆佩尔,不要理睬那些愚蠢的人们,他们会下地狱的,而你会去天堂。” 吉姆佩尔于是高兴地从拉比的圣坛走出来,街上的人们看见他,就戏弄他说:“瞧,吉姆佩尔,你那个死鬼老婆埃尔卡又活啦,她在你后面哭呢!”然后这些无耻的人们哈哈大笑了起来。 吉姆佩尔并不生气,他已经习惯了。他必须快点回去给孩子们做饭了。 埃尔卡真的哭起来了,她的眼泪鼻涕全都毫无章法地纵横交错在脸上,她说:“上帝啊,让我永远和吉姆佩尔在一起吧,他多么宽容啊。” 我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恶魔也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这个脆弱的女人一路上已经哭过许多次了,凭心而论,她实在长得不好看。恶魔说:“白痴女人,你再哭,我就要魔鬼们把你扔到盐碱地里去!” 埃尔卡就不敢再哭了。 吉姆佩尔终于决定离开家乡了,他把财产都留给了孩子们。他说:“毫无疑问,这世界完全是一个幻想的世界,但是它同真实世界只有咫尺之遥。” 吉姆佩尔披上短大衣,穿上靴子,一只手拿着装祈祷披巾的袋子,一只手拿着手杖,开始他的流浪生活。我们三个也跟着他一起流浪。我们跟着他去了很多的地方,听到很多的故事,遇上很多的人,经历了很多的欺骗和谎言。吉姆佩尔老了,他脸上的皱纹象白桦树皮的褶纹一样多,埃尔卡还是时不时大哭着请求上帝让她永远和吉姆佩尔在一起。然后有一天上帝对吉姆佩尔说:“你来天堂吧,来为我做可口的面包和甜点。”吉姆佩尔摇了摇头,他静静地躺在装尸体的木板上,他微笑着。 他说:“还会有人欺骗和嘲弄我吗?” 上帝说:“不会。你将得到赞美和荣耀。” 吉姆佩尔还是摇了摇头,他静静地躺在装尸体的木板上,他微笑着。他死去了。 于是我和恶魔还有埃尔卡一道大哭起来。 我知道所有的日子都已经破碎了。 作者: S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