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淇淋蛋糕

http://static.flickr.com/26/35273385_4705452012.jpg

?(melona图片“羽毛”,注意,图下方黑色建筑是我们学校校园和外研社。知道她家在那里吗?呵呵)

?

“我从没想过太多,这样太可怜。”

?

昨天很好玩,小新买了冰淇淋蛋糕给andry补过生日。夹也去了。没想到小交际花也随小新而来。惊讶……

?

地点是马兰拉面。小新简直是喜气洋洋的走进来的,仿佛是他过生日似的。为了迅速的吃冰淇淋,他特意带了个钢勺。bs!

?

andry付钱请吃的饭,我因牙齿的问题,没办法挑什么,宽的面条也不成,虽然点了,但是只吃了一半就实在没有兴趣吃了。

?

我说过,毫无吃饭的感觉。

?

然后他们说了一大堆八卦,全是他们学院的。夹还能在旁边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我则是毫无兴趣了,弄的我真失落。

?

其实还好了,看着他们热热闹闹的样子,感觉就很幸福, 想自己也能回到一个八卦漫天飞的大三。

?

中间接了个电话,是妹妹打给我的。她初中毕业,因为成绩不好,只能勉强的上一个幼师,我也不是很清楚她喜欢吗。

?

当初还是我亲自跑到市里,给她看的学校,就觉得很破。昨天她告诉我新学校的情况,没有说到破,却直接说,吃的不好。

?

我听了很不舒服,挺难过的。这孩子父母离异,于是没有人管了,贪玩,又有点自我,于是成绩一落千丈。

?

有时候她还是能想到我一点的,帮我弄手机,啧啧声。声称自己也想要。我说,那你考取大学啊,现在买也管不住,万一被人抢了呢。

?

和我聊天一点也不忌讳,什么都说。我心里觉得我们之间是有代沟的,她不管,SHE啊,TWINS啊,潘帅啊,学校的八卦啊,老师不好不好啊,都说。弄的我都觉得我知道的有点多了。呵呵。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不是我能管得了的。总有活的方法,不是吗?

?

andry 一顿饭上很臭屁,小交际被弄的很无奈,我都觉得小交际很可怜。andry越发像zjj了。

?

回学校的路上,夜幕发蓝,空气浑浊,和夹一起单独走的时候,遇见了一系列的学妹与同学,脊背汗得厉害,和美女一起走,就是紧张吗!

?

大约10点的时候,我准备打水,接到初中哥们ben的电话,说一会要给我宿舍塔电话。可是我们宿舍电话早坏了啊,只好匆匆从隔壁拽了个过来。

?

他说他看我的blog了,我听了心里一阵潮水,妈呀,不会让他看到什么吧,于是今天赶紧上来检查有没有语失之处,似乎还可以,也就安心一点。

?

是这样的了,blog的话,给网络上的朋友看,相互交流,是很好的。但是忽然被自己特别熟悉的人看,就自然有点尴尬。呵呵。

?

wind也很体贴,这里表扬一下吼!

?

又是流水帐一篇,我不细想,只是想让自己心情好点。

?

一切OK!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