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春寒

和前女友吃饭的时候,前女友开始夸我,hiyato你最近又变帅了?我说哪儿哪儿?她说,哪儿都啊,这头发这脸皮这眼鼻子嘴,真的真的……我正听的high,心里想着最近一批护肤买的真成功时,她又问到,那么,是不是我也变漂亮了很多?于是她表扬我变帅的可信度降低为0。 生活其实挺艰辛的,从我站店一天喊破嗓子开始,到淹没于数据眼花缭乱,再到现在在如此奇怪的环境和大姐们打太极。当然,其实奇怪的单位也有美好的地方。比如有两个有一点儿帅的直男哥哥。非常耐看。直男就是好看,不矫揉造作。不像那些有一点帅的gay,总是想方设法的把自己的那一点点帅给无限放大,然后利用这无限放大后的帅满足自己的虚荣和目空一切。 却还是从来都觉得还是做学生最好,哪怕需要期末考试,哪怕没有钱花。 给波弟的情人节礼物终于到他手上了。因为想赶在情人节到他手上,所以我把我的也一并寄过去了。可是还是晚。他于是得到两个。他说太好啦,我可以送给别人一个!波弟要去荷兰,郁金香和风车,同性恋结婚,多美好啊。 而我在实习三天看了两天半报纸后,明天终于请假去面别的单位了。祝我好运。 外面的风很大,想到明天还要早起挤可怕的地铁,我简直讨厌透了这种春日下雪的倒春寒。在我家如果冬天不下雪而春天下雪是极为不吉利的,预示着会死很多人。 博客访问过五万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