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也下雪了吧

虽然北京这几天很冷,但没有雪。不过,南方却普降大雪,有的地方还下了好几天。于是高中群里因为下雪而变得很活跃,相互问到,你那也下雪了吧。大年初二高中同学要举行毕业后的第一次聚会,校友录里已经聚集了40多人。班主任也是参加校友录的,但是他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聚会的组织过程。

高中时候我的成绩很糟糕,高一的时候是70多号人里面的40多名,我就没有记得我高中的数理化及格过。但我总觉得班主任对我很好,对我鲜有批评,比初中的那位我妈妈老同学的班主任批评的还很少。而事实上班主任是个虽然外表很俊朗,但却性格很烈,手很重的人。

高三的时候班里的同学人人自危,会处于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而私自协调换位置,但班主任经常又要求会调回来,唯独我私自换了三四次,而他却很宽容的默许。

那几年县里的高考成绩不佳,但班主任带的我们班却从一个差班变成了最好的班级,本科上线有20多人吧。我高三虽然成绩有起色,但是晚了,也还是差了几分才够重点。

后来复读一年考取大学,有时候会在新年的时候寄给他和英语老师贺年卡,联系也就仅限于此。

在他初次找到我们班的校友录时候,能从他的第一次留言里看到他的欣喜,他经常发他的旅游照片以及母校景色给我们看,每次都有很多人回复。我默默的认为班主任对我们这一班的感情还是很浓重的。

 一切一晃就过去了很多年。

大年初二如果筹备顺利的话,势必是要请班主任一起参加的,等待那天与先生的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