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日记(2)

5.1手机停机。昨天已经给几位朋友发了短信,告之。

但忽又想,经常一起发短信的,可能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不经常发短信的朋友,一旦来了,却一定有重要的事情。

于是觉得这许多事情都那么复杂。

本地最大的超市停业休整半月后,今日开业。妈妈带我去逛,人山人海,黑压压。许多人的面孔憔悴,头发枯黄。就是这样,就在这里,皖北县城,普通人。

自然和北京光鲜的面孔不同,但是,我在这里。

妈妈已经对生活轻车熟路,选中的鞋子,并未在意其他,只是喜欢。

这样很好,我想,但是,只是在这里。

她已经买了两块地,做她自己的“房地产”。本来要带我去看她新建的楼,却因为在jsw耽误了太多时间而作罢。

挑好了衣服,妈妈才发现自己带的钱都给了刚才遇见的学生家长。一通电话,爸爸就来了。

于是就是这样,一家三口,我在我喜欢的位置上。妈妈是决断者,爸爸不是丈夫,是“付帐”。

而我,真喜欢还是个孩子。看着他们各抒己见。

孩子,一家三口。我在感受着完美,感受着他们给我带来的幸福,感受着伤口愈合的舒适。

当然还有妹妹,但是妹妹,不像我,没有经历这个家庭从艰难到如今的整个过程。

我经历了,并不觉得缺憾。

晚上有cctv的小品比赛。很就没有看cctv的节目了,此次被爸爸力荐,是因为我们县有一小品打入决赛。

是很不容易的。在这里,文化贫瘠,教育不能全方位,升学率低是一个方面,另一面,比如我吧,连简谱都基本不认识。

但是本地是有地方戏的,称泗州戏。这个小品也是融会了这一点,结合的成功,成了可贵之处。

分数不低,其实,分数本不重要。进了决赛,在这里,已经是极大的新闻了。

可不,都上电视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