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我无关

以前看个香港搞笑片里有个女的被迫卖唱。结果别人让她随便唱首歌,她唱了个万恶淫为首。男人们当场喷饭。

所以说人无论到如何被常人认为是淫乱放荡的时候,总还是会有自己的固守。

因为这个固守,我不知道谁能改变我。但是谁都能在无意间改变我。

并不是因为我随便,只是因为有些动作,真的让人难以忘怀。

比如有个爱看书的男人(不记年龄),随时都爱看书,没看结束,需要书签挡一下书页。可他不用书签,他的方式是从屁股口袋里摸出一颗回形针,扎到书的最里侧。这是多么可爱的动作啊。

还有个白白的帅哥男人(不记年龄)。我和他在出租车内,我把我的手机放在他的膝盖上,然后撞他的小腿。于是手机就掉了。我觉得特别好玩。第二次再重复相同的动作时,他就立即在手机滑下的瞬间,抓住了。这是多么让人有安全感的动作啊。

还有个直男(不记年龄)。喜欢在我的右侧身后,拍一下我的脑袋左侧,来和我打招呼。轻轻一下,然后转身看到他微笑的脸。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样。无论是吃饭的时候,还是在书店里挑磁带的时候,还是走路的时候。只要这个城市有他,你就有期待他的这么轻轻一拍。这是多么让人温暖的动作啊。

我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的恶心死了好了不写了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