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三十夜行及其它

竟然睡到晚上六点半.

然后中庭的群一直在闪,都在说和Blog有关的内容,只是那天晚上说起过,大家都纷纷去注册了,于是热闹起来.弄来弄去,大家都搬到了这里.

呵呵.一窝蜂地,一下变成了流行.

之前只是想找个能写写文字的空间,但看到兄弟姐妹们都搞着有建筑特色的东西,也不禁有点心痒痒,下决心,开始为了一个这样的空间,来丰富自己的技能.

变态的出发点.

PP没有弄到自己满意的程度,是不会传上来的吧.

甚至,那些用以处理图形的软件,在重装系统之后,都没去问津.

诶哟.

会的东西真是太少了.

?

终于起床,旷了新东方的课,开始一个人享受.明天,明天又要面对设计了.

明明是喜欢的东西,却总是放在最后去做,搞得疲惫不堪.在矛盾中挣扎,然后屈服.

但屈服了,就不再想着心虚和愧疚.

就这样走出了校门,独自游乐.

很多人都不能理解一个人逛街的乐趣.很自我.

酷.

?

想洗洗头.

想吃饭饭.

想为自己的耳朵找个漂漂的饰品.

慵懒的本性.

?

吃不到KFC的奥尔良了,苏丹红啊,苏丹红.

如果明知道奥尔良里有苏丹红,只要还能买到,我肯定不会放弃.

但是KFC停了我的奥尔良,从此我开始了在KFC门里门外的流浪.

CSC适时地推出了烤翅饭,经济实惠,关键是,味道真像奥尔良.

但是里面有没有苏丹红呢?

去它的苏丹红!

?

这个城市不管什么时间,总是人来人往,永远不会累的风景.

当我顶着一头刚被发型师善待完的头发坐在CSC里,神清气爽,满心欢喜,却被告知我只能吃面条了.?

在快打烊的店里,昏暗的灯下,一边看着新出的<看电影>,一边端着牛肉面,另一边还要保护自己飘柔的长发不要下到面里去.真的好忙.

但是,就是这期看电影,关于奥斯卡的专辑,有我喜欢的文字和片片,美丽的女子,温文的绅士.

记叙的方式不温不火,片片里的人们欣喜而冷静.

伊斯特伍德……我的伊斯特伍德.

坚定而执着的眼神,布满皱纹的脸,依旧帅气.

对于奥斯卡,我只愿去感受其中的喜悦和光采,不愿言论公正与不公正.奥斯卡只是一场盛会.

享受电影应该在盛会之外.

?

那些在杂志上如水的佳人们,因为我难看的吃相而溅上了油.现实总是残酷的.

但是真的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