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长大(转帖)

关于生老病死,Wd4同学,也只好请你节哀顺便。

转帖自Wd4的博客。

生活中悲剧总是不断上演,我们逃得过这一时刻,逃不过下一时刻。我只是比平常人经历得早一些,让我在这个过程中,一夜长大,成为懂得生命和记忆的人。父亲拉着我的手,忽然憔悴的脸上有强忍的悲伤神色。我知道我不能哭,我要在父亲面前表现的坚韧,至少让他知道他还拥有我和哥哥。只是感情不是随便控制的仪器,我拥抱着父亲。这是长大之后第一次拥抱父亲。我们是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我们总是把心里最真切的话放在心里和小事上。父亲明白,我亦明白。

回家前的一晚上,我坐在宿舍角落里,眼泪就顺着脸流下来。思想是空白的,什么也没有,但是眼泪就这么流啊流啊,止也止不住。这不是一个人在悲伤的情况下流眼泪,是一个人在突然的不知所措下流眼泪。我甚至明白这次回家最后的结果,我明白父亲在电话里表达的意思,我明白哥哥用镇定的声音说你到家了就直接来医院把,我明白住院大楼下面一大群亲戚,我明白小叔过来拉着我暗暗得跟我说,孩子,你要明白。恩,我都明白,我都知道。只是我舍不得。

还能不能打电话回家,喊,妈妈,你干嘛类?
还能不能过年吃一顿完整的年夜饭,吃一直被我嘲笑丑的羊肉馅的饺子?
还能不能陪着她一起去超市,装了半袋时她才恍然大悟似的说,某某超市比这里便宜哦?
还能不能下午坐在沙发上,聊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还能不能把衣服放在卫生间,到下午就已经看到晾晒在阳台上?
还能不能在我还没起床的时候,她就开始在屋里拖地,我一边喊真讨厌一边继续睡?
还能不能在吃饭前,被她纵容地吃一个烧饼夹豆腐串,然后晚饭只喝稀粥。
还能不能回家的时候,喝汤面条?对不起,我不吃挂面。
还能不能听她跟我唠叨,她买了新衣服,不舍得穿,要等各个结婚的时候再穿。
还能不能生病的时候,给她打电话听她给我嘱咐。

整理房间的时候,柜子里总是满满的洗的干净的布料。父亲说,这是等以后哥哥有孩子时当尿布使的。尽是以前的旧衣服被裁剪好的工整的放在那。里面是一小包银饰。有孩子头上带的,有手镯,都因为放置的时间长了发黑了。用蓝布手绢细细地包裹着。估计是外婆留下来给后代用的。我把那些都又包还放起来。整理出来的衣物都拿去烧掉了。我站在那看一件一件熟悉的衣服心里像过胶片一样放映着曾经的影象。这是我和她一起去海边时穿的,这是上次回郑州时穿的,这是去参加我家长会的时候穿的。只是那些时候,我哪里知道要记得当时。

每天早上吃她最后时候做的馒头,就觉得鼻子酸。我看到父亲在房间里偷偷地掉眼泪。父亲内心应该比我和哥哥更痛苦。我生命中陪我走过21年的人最爱我的人去了。父亲却失去了陪他风风雨雨30多年的爱人。

是不是当面对亲人的时候,所有的恐惧和惊慌都不会存在,只是惦念着曾经陪着我爱护我的人。她的毛发,她的脏衣服,她的拖鞋,她生病前下午还和别人打麻将的声音。小区里和她最要好的阿姨过来看她,没走到近处便已泣不成声。如果只是亲戚在身边,也不曾觉得太悲伤。看到这些人,就突然想念到她,却不知道要怎样面对。

大姨说,我到现在都不觉得是她走了,我一直觉得是你外婆走了。每次见面我们都要躺着说一晚上话。可是能有什么好说的呢?只是受不了啊,是不忍心啊,是舍不得啊。现在连说话的人都没了,一个亲人都不在了,叫我以后怎么独自再说给你外婆上坟,怎么记挂离得这么远的妹妹。

父亲说,她已经交代完了她所以的事,她甚至走的坦然安静。只是永远记得赶回家的时候她躺在地上的那个场景,满眼热泪,模糊说的那六个字。却永远已经模糊的记不得的那六个字啊。

哥哥说,我看到她插呼吸机的时候我就难受,看着她痛苦的表情。那只是为了等你回来啊,等你回来啊……

回北京的时候,临到站时,耳机里唱的是,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这么快处理完所有事情赶回学校,应该用怎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个事情,是该理性的总结还是感性的悲伤。同学给我打电话,第一句,你还好吗?我就忍不住了。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拖她母亲跑来跟我说话,说,你要懂得坚强,要好好的。我坐在要去墓地的车上,听阿姨跟我讲,你要坚强。我就是害怕这样的场面。真正关心你的人,绝对是在你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送来信号。人要面对的事情,不单单只是事情本身,更多的是事情之外沿展出来的那些细节,要你懂得与人为道。真心还是假意亦能辩的清楚的很。

哭到最后眼泪就干了,难过到最后反而就笑了。

所有能让我们懂得真理的事物,我们都应该努力去面对。所有能让我们长大的事物,我们都应该努力去微笑。是这样的情感,来弥补我们人生的缺失,不断升华的思想,来让自己过的更好。

我想念她,在突然一瞬间希望这是一个漫长的梦,赶快有人推我一把让我醒来。醒来我就打电话回家,听她细细跟我唠叨。

我真的是想念你了,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