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烟火场

我又不是草莓蛋糕,不可能整天都红红白白的。——奔奔

(此处待添加图片)

中午爸爸请学校老师喝春酒的时候,我作陪。两桌人,将饭店的房间撑得满满的。觥筹交错。我觉得有点不真实。我不知道为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人就会越来越世俗。

我却在越来越多的时间里乐于接受。我会跟某某人说,哎呀人际交往就是马马虎虎的事情,不要太认真。

当有一个年到来的时候,我完全沉浸在父母铺设的氛围之内,而无一点挣扎。

晚上继续有人请喝春酒,依然作陪,喝酒。看到邻座有和我年龄相仿的人谈天,觉得亲近。

细雨。师傅将我和爸爸送回家后,脸开始像火一样发烧。

随意洗漱后,便不想花一点力气走动了。

冷空气南下带来降雨。我其实还不是很冷,但是阴湿的空气让我觉得不舒服,7点多就上了床。打开电脑,脱机看小说。

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小说,没有任何前途的东西,顶多是随时的一点感官享受而已。

扯下电话线上网。msn又开始自动登陆。我无暇阻止这我曾经嗤之以鼻的霸气网站。

开始聊天。一位电台dj朋友要在三月出书。我说我要买啊我要买啊,心里特别的羡慕。真希望自己的文章能够有机会上一本书,哪怕只是其中的一个篇章也好,那总归是真正的isbn书,不是issn杂志。

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啦,想着的是三约在那里才能买到朋友的书。

有幸拜读这位朋友没有公开的blog.有让人感动的文字,使我们学生不能够经历过的事情。

“打电话给姐姐:姐,钱已经给你汇过去了。应该可以立即到帐你去查下吧。我身上钱不多,只给你汇了200元,你先把学费给嘉恒交了,过几天我再给你一些。你要注意身体。”

我们在父母大人安排好的生活范围里活动,几乎只有学习这一项任务。

可世间的事情纷纷乱乱,又怎么是我们能完全体会的了。

这几天晚上总坐奇怪的梦。梦见和人搏斗,梦见被巨蟒缠身,梦见亲人离去,梦见大哭流涕。
呼吸汹涌,最终惊醒。依然不敢相信眼前的真实,把台灯打开好久,自己的扫视四周,思索,假寐,方才最终相信。

接尔关掉台灯,继续睡去,并思考天亮之后要不要把梦境告诉父母。

早晨,爸爸爱子心切,竟然走到我的床前喊我起床。告之。慌忙离开,查找解梦,旋即回来告知是大吉。于是心下有点放心。

妈妈说是压力大,我说哈哈我哪里有什么压力。可事实上我在想什么我自己都不能控制。

?一天又一天,都是相似的重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