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记|初

二月 8, 2006 on 1:57 am

高二时候,学校迁到郊区,并要求所有学生住宿。

我们宿舍大约有八个人。

都是同班一年的同学,彼此还比较熟悉。

有一天晚上,我们正聊天,我对床的上铺开玩笑的对我说,苏苏打啊,今天我要和你一床睡觉。

住校之前,我很少和人交往,所以处处怕给别人留下不易与人相处的印象,想着他应该是开玩笑,于是就哈哈哈的同意了。

可是他真的把被子抱下来。

熄灯。

我们各睡一床被子,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呼吸。

他把手潜进我的被子,搭在我胳膊上。

我强做睡着的样子,不理睬。

他继续,轻轻的移到我的背我的胸。

我总觉得无所谓,不善和人交往的我就以为朋友之间这样是很正常的。

他示意我转过身来,对着他。

我转过身,他咬着我的耳朵,说,苏啊,我把你当做女孩子了。

我知道我压根不能装做睡着的样子了。

我总觉得他老摸着我挺吃亏,于是手也开始搭在他身上,并故意说,哎呀,wp,我也把你当作女孩子了。

周围都是不知睡着了没有的同学。我们的动作如猫一样轻。

他的手开始往下摸,我有点害怕,哼了一下。他立即在我耳边用近似命令的语气说,别发声,别把他们吵醒了!

说了两遍,我有点害怕。他也停止了往下摸,却把唇从我耳朵边往脸部移动。

数年后的现在,当我回忆当时的景况时,我依然十分清晰的记得我当时的心跳是多么快。

我无一丝的厌恶,就这么等着他的嘴唇。

都是虚妄的。

他的舌尖抵触到我的牙齿,我犹豫,却最终张开了嘴。

有一点甜。我开始兴奋,将舌头也放到了他的嘴中。

他又试图往下摸。我实在不想让他发现我下身的尴尬。

他执著,我退让。

他开始抚摩抚摩。

我亦将手深入了他的私处。

那时的我并没有想到性的事情,却只是青春期的冲动。

我总觉得自己发育的不好,我需要找到一个参照。

他比我打两岁,显然比我粗大。

我开始给他抽动,他细声说,你真的是1984年生的吗。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学会,但已经很晚,第一次的时候,自己压根不知道那出来的到底是什么,还自惊自吓了半天。

我说我是1984年生,我比你小两岁。

我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犯困,手也已经拿出。

他低沉的喊,苏苏打别睡别睡。

我只听到他喊了两声,我就谁着。

第二天早上醒来,被子又已经分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有点不好意思,为自己所乱而感到后悔。

我慌张的梳洗完毕便要去上早自习,他叫我等他。

我敏感,我意识到周围的人在注意我们,他们定是听到昨天的动静了。

我硬着头皮留下,脑袋空空。

我傻傻的跟着他屁股往外走,我甚至清楚的听到舍友迫不及待的开始展开八卦前的笑声。

半路上他说,昨天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说这个。

他又说,你忘记昨天发生的事情吧,咱们说好,以后永远不提这事情成吗。

我迷茫,说好啊。

 

他是个消瘦而干净的男骇,很漂亮。之后的一年多高中生活,我们真的和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交往。

他还请我用我的贝塔肆曼书友会员的身份帮他买本书。

那本书叫《基督山伯爵》,你知道里面有什么内容的。

我有时还会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

我问自己,那算是初吻吗?我当时为什么要去摸他的那个?

只是过去好几年,我都丝毫没有gay的概念。

记得还做过梦,梦见依然是那样的晚上,床却变成了我家里的床。

现在再想想,也许他根本不是gay,只是随意玩儿,却给我带来了如此大的影响。或者他是gay,我的舍友有和他相处很好的也早就知道,那天晚上他们压根就没睡着,就专等着听我们的动静的。

 

毕业后就再没有看到过那个干净的男生,也许今天亦是最后一次提起这件事情。